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Your Eye- [雷狮生日快乐!]

*我依旧是个快乐的安雷安小战士!也是为雷总祝寿.我真的是个双推,我爱雷总!!!他好帅的!!!

*虽然说好不写军paro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当做后续吧,这是在glory之后大家都踏上了自己的旅途...再之后的事了!

+以及还有一点废话也就是那个时候锤子肯定不方便携带,所以私改设定雷狮耍大镰刀...两个人军paro前后设定我下次一起整理,包括武器和服装的一些细节

+惯例的ooc预警_(:зゝ∠)_以及这是很少尝试的第一人称视角,而且还是雷狮中心...嗯.大概会看起来比较奇怪吧w以及粘贴前几篇的链接,因为可能大家突然看这个也会感觉有些奇怪.(点击下方英文链接就可以看了!)

Motet  Diary  Glory

 

 

 

 

 

我们的旅途开始时便是背向的,不知是谁先走完了整个圆环而使我们遇到了对方.

 

我无法忘记我们初次相遇的模样,商队旁的你面向港口,那曾经是我最向往的地方,梦想起航与终结的地方.不过你一定不会记得那个向你举杯的人,也不会记得经过的那个港口城市,也不会记得你手中的那枝嫩黄色绒花.

 

你大概是拨动我静止时间的钟表匠,而我是那只被损坏了的怀表,指针一旦开始继续向前行走,就会离开那个的家伙.

 

你的眼中承载着的是能够窥见未来的智慧,不会消逝的名为"希望"的光芒.你就像初春时候的微风,路过了我的世界,将那些未放的花蕾一并唤醒.

 

现在,我的世界繁花若锦,你应该怎样负责?

 

*

 

因为需要对抗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的"单方面重逢"时间非常仓促.尽管如此,如呼吸般自然地靠在了对方的背上,你的双剑与我的巨镰,不伦不类的武器解决了一群手持枪炮的恐怖分子.

 

你并没有像后来成为熟人的时候那样,拒绝与我喝一杯的邀请,战后畅饮可是我们这些人的特权,也是赌上性命的浪漫,可是你似乎和浪漫这个词不搭调.不会醉的人是可悲的,因为他们感受不到脱离现实沉醉于幻想的快乐,你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我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追求虚影了,因为你正在我的面前.

 

而你不会醉,无论我怎样试图灌醉你,直到最后喝到胃疼.

 

你为什么不会醉酒?明明和我喝了一样多的量.

 

你最近才将答案告诉了我:有坚信着的东西,一直保持清醒,坚定自己的信仰,就不会迷失在梦中.

 

你那天只是静静地听我说着那些糊话,任由我抱着你的手臂,在你的肩上枕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原来我们见过.

 

我无法忘记你那时的笑容,晨光中摇曳的棕色略长的发,一如初见那时神圣的光芒眷顾着你,形成一圈幻影般的光晕.我大概因为宿醉而没能完全睁开眼,模糊间你那双青蓝色萤石般的眸子,那样担忧的眼神,完整地刻印进了我的生命.

 

那天我还正大光明地抢走了你的双剑,想要研究它的构造.最后却因为不会使用而被划伤了手指,你为我包扎时忍笑的样子,被我看在眼里,但是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最后只想到了"可爱"一词.

 

在我还想要泡那些可爱的女孩子的年少时候,读过不少风花雪月的诗集,不过我觉得那些都不适合你,也不适合我.我们是活在冰冷杀器与血腥中的人,钢铁与鲜血的战歌似乎更加合适.所以我从没有给你背过那些曾经强记的诗句,干脆地忘了它们.

 

你有路过教堂必定会走进忏悔室的习惯,我在外面的长凳一等可能就是一个上午,远处喂鸽子的小女孩还会靠过来找我玩,你口中的"老流氓"可是依旧有富有魅力的.我并不知道你在忏悔些什么,我对你的过去一无所知,可是我希望我能对你的未来无所不知.

 

我们不算是附庸关系,我们可能连友人都算不上,我们之间隐藏的秘密太多了,我们的身份都是伪造的,我们向对方倾诉的故事都是编造的.我能够看穿你拙劣的谎言,不过也能听懂你谈到故乡时那种怀念的语调.不过你从未质疑我的谎言,无条件地信任我,像个傻子一样.我遣散我的海盗团让他们去他们想去的地方了,想要跟着我的那个弟弟最终也回到了家乡.现在我只是想要观察一个人,观察你.

 

你究竟是用了怎样的魔法,才能再次推动我的时间,使它前行?

 

但是我没能得出答案,直到现在也没能得出答案,虽然我并不在意有没有正确答案,我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看着你犯傻的日子也很不错.

 

我看着你天真的样子,与你在许愿池前一起投下硬币,我早已许好了愿望,没有放开合在一起的手,只是悄悄侧过头,虚开一只眼看着你.你依旧双手合十闭着眼,像是个虔诚地信徒.不用多想就能知道你一定是许了什么"世界和平","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这样的愿望.你似乎完成了许愿,我赶紧回过头装作也才许好愿的样子睁开眼.

 

因为我太自私了,而你太无私了.我们永远不会拥有相同的理想.

 

你那次是第一次好奇我许了什么愿望,我怎么会告诉你,我希望这样的时间能延续到永远.说出来了就没法实现了啊,安迷修.

 

你会制止我说出那些令路边女孩子面红心惊的话语,你会阻止我骚扰那些妙龄少女,然而你不会知道我是故意的.你从不为了自己的事而感到愤怒,你心中的第一位永远是他人,就像是你不会吃醋,你只是觉得我不应该去调戏那些女孩子,这是不尊重的表现.

 

是啊,我们之间从没有爱情,以后也不会有.

 

如果你的身边没有跟着别人考虑你的事情,你会因为只考虑了别人的事情而英年早逝.然而你背后的缺口,我会帮你补上,这样你就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去考虑别人的事了,因为我会看着你.

 

你总是在我醉酒的时候说我像个孩子,然而你才是幼稚到不可理喻的那个,到了这个年龄还妄想能成为骑士.那种儿童读物中的英雄,那样可笑的理想,望进你那双坚毅的眸子时,一切嘲笑的话语都被我咽下了.你的光芒太过于耀眼,荒诞而不可理喻的理想看起来是那样现实.你扭曲的骑士道将会怎样延展,你会怎样发现我的秘密,然后与我这个恶党兵刃相见,我都没有兴趣,我只想要在你的光热还没有燃尽的时候,像看一场盛大的烟火那样,欣赏你罢了.

 

我们相遇后你第一次的重伤是右手臂,医生曾经说过你无法再双手持剑,不过那句话就像小时候打水漂那样,涟漪过后归于平寂,你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复建,最终再次驾驭了你的双剑.你的旅途似乎永远不会终止那样,我们有向前走了很久,为了清扫这个世界上残存的,依旧渴望战争的火种.

 

你为了抚慰那些失去家园的人们,为了今后的和平,为了赎罪踏上了这次旅程,我一点点接近了你的真相,然而你从来没有要求我向你说出我的一切.

 

第二次是你的右腿,医生曾说你可能无法再站起来,我扶着你走上客轮的时候你在我耳边轻语:我会继续走下去.

 

你没有食言,因为你说过骑士是讲信用的人.

 

很意外地是你很擅长缝纫,虽然你的右手受伤后穿针这种事需要我来做.你会修补我破损的发带,还在上面缝了颗难看的星星,品味真差.

 

我们在整个世界的暗潮中获得了无上的声誉,成为了别人闻风丧胆的制裁者.你以为这样可以制止一切罪恶的火种,然而这只会为你招至杀身之祸.

 

*

 

当我意识到被从你身边支开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你失去了你的右眼.我最喜欢你的眼睛,那里面似乎含着世界上所有的光华,那是深刻在我生命中的印记.

 

你失去了你的内脏.我们一起旅行的时候总是一起进食,你挺容易饿所以经常听得到你肚子叫的声音.

 

你失去了你的双剑.那副精巧的银剑我非常喜欢,虽然怎样也没学会它的使用方法,只是努力学着你的样子,在独处的时候打开你的旅箱,取出你的剑,练习你那样甩剑的技巧.

 

你失去了你的血液.温热的生命沾染了我深色的战斗服,根本看不出颜色的变化,但我知道那些红色的,是你飞速流逝的生命.

 

我不会这种时候的急救措施,我的双手甚至开始颤抖,卸下头巾却不知道应该堵住你身上哪个缺口,紧急处理一直是由你负责,你总是做的比我更好.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已经神志不清的你,我只能机械般地挥动我的巨镰,像是收割生命的死神那样,一个一个将那些暗算你的人送去地狱.

 

你还嘲笑过我的镰刀叫做雷神之锤这种奇怪的名字,明明就像是死神的武器却取了这样可笑的名字.

 

我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能说的我们之间的一切我都在今天告诉你了,你要是听到这么棒的故事都不感动一下,我也没什么办法了.这不是睡前故事,所以你千万不要睡着,安迷修,医生一会儿就来了.

 

安迷修…

 

你如果是骑士就不要在这种时候睡着,给我醒过来!

 

你不是还要向前走吗,你不是要去讨伐世界上所有的罪恶吗!

 

我就是你口中的恶党之一啊,我是个海盗啊,我一直在瞒着你,所以你现在赶紧醒过来杀了我啊!

 

*

 

你终究还是和我想的一样可笑,英年早逝.

 

从相信我开始,你就错了.

 

我根本不会救你.

 

 

 

 

 

 

 

 

 

 

 

 

 

 

 

 

从我遇到你开始,我也错了.

 

我不该沉溺于那双过于美丽的瞳眸.



+-----------

在人快要离世的时候不断刺激他的听觉是可以让他清醒一阵子说不定可以维持到医生抵达进行救治的.

评论(4)
热度(64)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