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无神论者-[给自己的生贺]

+自设相关,应该没人看得懂,没有tag什么都没有,我只是给自己写个生贺而已.这都是...我自己的臆想!


让我们讲一个,故事?


是说说那个逃离了故乡的魔女书记人呢?还是那个四处周游的信使呢?亦或者是对他人抱有极大兴趣的科学家呢?或是那个娇小而空白的人造人?


话到口边却一句也说不出.


他们的事情应该没有人想要了解.


被荆棘缠绕的书记簿总有一天会被业火灼烧,庇护所会被魔女亲手摧毁,最终一切化为乌有.


精巧的手环总有一天会被信使遗失,信笺于风中漫天飞舞,丁香色的胸针被碾碎成为齑粉.


如果所谓科学的尽头就是名为"魔法"的奇迹,科学家所有的挣扎最后都会停息,无论如何,他会发现不能回到过去的世界之理.


假象会被撕裂,无论怎样模拟,仿真,人造人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人类.


或许这不是故事,连故事都算不上,只是一出荒唐的闹剧罢了.




-其一-


"无名的信徒应该慨叹神明的离去,不过在神明从未降临过的大地上,您还想要看见怎样的奇迹呢,先生?"


少年平静的蓝色眸子直视身前挡住他去路的男人,伸手拢了拢米色披风,露出右腕上的银色荆棘状手环,那是前些天被强迫戴上的"功能性装饰物".


"我对神没有期待,魔女血裔,请收起你那种无趣的偏见,我可是个无神论者,更是个科学家."


银色手环似是附着一圈光晕,两条交错缠绕的荆棘扭曲着被拧在一起,并不是什么优美的工艺品,然而信使最终接受了这份"礼物".


"我没有时间待在这里,失陪."


"收了我的'礼物'就不要在我面前撒谎了,你分明非常闲."


科学家自称在手环中内置了测量心脉,血压的微型芯片,以及GPS,当信使说谎的时候他就可以知道.信使少年闭口无言,只想绕开这个碍事的家伙.


"小信使,你还没有为我传达我想要传达的信息呢."


"请说."


男人俯下身以食指点在少年的胸口,正是被藏在衬衫中的六角菱挂坠所在的位置,露出令旁人无法读懂的古怪笑容.


"帮我向你心里那个怠慢的魔女,问声好啊."




-其二-


"那个里面是没有测心脉和血压的玩意的,我骗你的."


"那鉴谎..."


"我的个人经验...不过GPS是真的,至少你别跑丢了."


"丢了不被您找到最好!"


少年贝雷帽右侧的装饰物在风中轻轻晃动着,淡蓝色由羽根开始逐渐变浅,令人忍不住想要动手抓住它,而那个科学家真的遵从了人的本能...


灰绿色的荆棘从少年脚下窜出,捆住了那只触碰羽毛的手,利落将它拽离了被揪乱的小可怜们.


"原来科学家先生是这种,连尊重别人都不会的人渣么?我有这样的'自称信使的友人'真是好失望啊...在我面前这么狂妄,您是想要被绞刑吗?"


"小信使你别发疯..."


妖异的靛蓝色火焰于少年的瞳孔中跳动,荆条束住男人的脖颈将他拉至半空,名为"真实"的魔法创生了这些原本不存在的植物,随后那些锋利的刺陷入皮肤,一旦绞紧就会划出一道痕迹,同那些生活在危险的杂草间的"荆棘鸟"的颜色一样,被烈火燃烧的,旺盛而绚丽的——生命的颜色.


"抱歉,我失态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杀了我.因为你喜..."


"还是请您去死吧."




-其三-


"擅离职守的魔女总有一天需要回到她的庇护所,去完成她应该做的工作.就像人们总是无法违抗命运那样."


信使佩戴的淡紫色胸针被他亲手取下,黑色如墨般于白色发根开始晕染,那个少年变成了长发少女的模样.


"是个人,就有责任和义务,你没有办法离开这个想要利用你的世界.同样,你也在榨取这个世界对于你来说的价值,什么都是相互的."


"你总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获得那些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前来给她下达制裁令的人方才抵达信使住处的门口,而那个科学家依旧喋喋不休.


将要下雨了.


少女望向窗外依旧热烈的艳阳,觉得它过于刺眼便收回了视线,湿润的空气在这个城市非常罕见,难得的落雨,为了送走她这个不称职的魔女.


她会怀念这里流动的空气,怀念无拘无束令她自由旅行的世界,怀念时间,怀念人事,怀念这里的一切,然后抛下这里的所有,品尝最为纯粹的孤独.


"不过,科学家——

我从不相信命运."


她倏然间露出如春般绽放的笑颜,单手提着裙摆快步跑向了门边.




-其四-


时间之外的庇护所,于静谧的时间夹缝中存在的一栋小屋.


枫藤缘着向阳的西侧,那堵已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白墙,攀上了房顶.那景象似是从小屋的尖顶溢出了绿色水彩,被泼洒在白中泛了些黄的画布上,有些霸道地将它染成自己的颜色.阳光跳跃在与枫藤根相连的“嫩绿绒毯”上,爱抚着几簇盛放的半支莲.没有篱墙的小院,向着未知的地方蔓延,生长...直至世界的尽头一般.




小屋旁并没有过于高大的树木,未经遮挡的阳光穿透玻璃斜入房间内,细小的沙尘随着波动的空气在光之下浮动.


不过这里本没有空气的流动,一切都是人为走动的缘故.


时间是静止的,这里的主人并没有像前代那样强大的演算能力,能够驱动这里的魔法构筑时间的流动,一切都停留在初夏的晨光中,无论如何都不会前进,也不会倒退,只是一副看起来很不错的景绘罢了.


没有时间概念的世界中,无论少女如何在窗口张望,也不会盼来夏色的微风,一切都是静止的.


"这真是被拘束的,孤独的,自由."


桌上留下的是方才冲泡的奶咖,加了很多糖,用搅拌棒一点点碾碎那些方糖块,并认真搅匀它们,却依旧苦得令她皱眉.


"这里对浪漫的理想主义者一点也不友好."




-其五-


"科学家,我记得这里禁止进入,而且没人来的了."


"我们的关系还不足以我走进庇护所吗,魔女?"


"你只是来聒噪的话,麻烦你圆润地滚出去."


"招待客人首先要泡茶."


"你不是客人."


"只有你一个人在喝咖啡这不公平,我也口渴!"


"你没有人权."


"啧,怠慢的魔女."


"哦,变态科学家."


"果然你还是没能逃过命运."


"这可不一定."


"人活着是需要信仰的,如果没有信仰,那么这个人必定是个行尸走肉."


"那你去做神明的信徒去吧,我做个僵尸."


"你是魔女,可不是僵尸."


"知道就好."


"信仰只是一个词汇,你分明理解我的意思.我们的关系...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讲得清的,你说不是吗?"


"我没有兴趣玩文字游戏,对你和你感兴趣的事,一点都没有兴趣."


"我只是提醒你,勿忘本心,初心那种东西扭曲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但是别迷失了自我."


"那我还应该感谢你了?"


"当然."


"现在就滚吧."


"我们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呢,魔女?"


"我们都是拥有信仰的人,仅此而已."


"是啊,我们相信的永远都是自己——

我们都是无神论者."








+------------


我将不依赖他人的力量,

不信仰任何他物,

不断挣扎也不会放弃,

狼狈不堪也不会低头,

我的一切都是为我,

不是空想而是理想,

不自由也将变得自由,

用自己的能力,

到达可以到达的地方.


+17岁生日快乐,Thorn.

评论(4)
热度(6)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