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回溯

*很久不见我又携带新套路回归,因为还没有走出颓废期,所以可能依旧不在状态所以请见谅,旧坑没有心情填很抱歉…我会赶紧填上的.

*依旧是个快乐的安雷安小战士,本篇年龄操作有,时间操作有,以及…让我们来一次直击心灵的对话吧!(x)

*当做清明节贺文吧w

+惯例ooc预警!故事情节纯属妄想请不要当真,非常感谢!

 

 

 

 

 

 

 

他终于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宿敌

 

*

 

他看着幼小而面无表情的自己歪戴着金色的王冠,枝叶间细碎的光洒落在那孩子细软的黑发上形成一圈光晕,那光芒更甚于金色王冠,孩子坐在庭院的果树上晃荡着双腿,睥睨那些焦急寻找自己的侍从.他挥手于空气中捉出自己的雷神之锤,一击雷光劈断了枝桠让那臭小子落在地上.

 

“你(我)还是老样子.”

 

两双紫色眸子的视线于一瞬间交汇又分离,小皇子抬头想要寻找的时候那人却没了踪影,他留下的痕迹仅有微微颤动的枝叶.

 

他并没有什么去处,因为他已经确认了现在并不是他应该存在的时间线,他被卷入了奇怪的逆流,回到了十年之前.他的海盗团此时都还是小鬼,名为“时间”的屏障永远分隔了他们,这个时间的海盗团是属于那个混小子的,已经不再是他的了.

 

“去和那个骑士玩玩吧.”反正那家伙也是一个人.

 

找到那个傻子的家乡并不难,确实如那人所说是个安逸又美丽的地方,漫山遍野的金色向日葵簇拥着那个瘦小的背影,形成一幅瑰丽的图景.这里,确实是个会造就他的骑士梦的地方,某次休战的时候那个傻子骑士一幅怀念的样子跟他说过,说“我一定会凯旋归乡.”

 

他下意识拨开略高的花丛靠近那个背向他的少年,启唇发出的声音波动了静谧的空气,吐露出颤抖的音节,呼唤那个已经亡去的故人:

 

“安迷修?”

 

相同的青蓝色萤石般的眸子,不同于那人坚韧的眼神,孩子的双眸似是能映照出世界上一切美好之物的宝石,正注视着自己.那孩子微微仰起头,并没有讶异于这个外乡人能够准确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孩子过于纯粹的直觉令他感受到了别的东西——

 

“你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已经死掉了的人呢.”

 

意外的,独居的孩子接纳了一个住客,就是那个偶然相遇的年轻人.

 

“幸会,我是安迷修,一个修炼中的见习骑士.”

 

“雷狮.”

 

附近的人经常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走在路上,交谈着什么的身影.雷狮从所有人对安迷修的态度上也看到了不少他未来的影子,总是帮助他人而被孤立,即使人们感谢他也不会靠近这个孩子,孤独的傻骑士.而雷狮并不是这样的人,他与周围的人关系意外得好,甚至还有着几个酒友,完全融入了这里的生活.

 

“喂,小骑士,你怎么这么矮啊.”

 

“我会长高的,绝对会比你高.”

 

提水的路上总是斗嘴,不过并没有谁是永远的赢家.雷狮不会和安迷修一样去干活儿,终日沉迷酒精和赌博,不可思议地是赢回来了很多.安迷修只是仰着头教训那个住客:赌博是不好的.却被对方用“这也是一种工作”为理由骗的团团转,便也没有多管他.

 

“小孩子真好骗,果然还是天真的小鬼有意思.”

 

“不要总是小鬼小鬼的叫我,我有名字,我叫安迷修!”

 

安迷修发现那个年轻的住客总是有意识地回避这个名字,几乎没有用名字称呼过他,换着花样给他起外号.有时候是“小鬼”,有时候是“小骑士”,有时候甚至恶狠狠地管他叫“喂”,尽管纠正了很多次,雷狮从初遇起就没有再呼唤过他的名字.

 

曾经爱好喝酒,以酒助兴的家伙沦落至用酒精麻痹自己,仅仅是因为宿敌的死亡以及被时间所隔离,说来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他眯眼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挤过弥漫着大麦酒香气,和坐满了嗜酒者以及赌徒的酒馆来到自己身前,就像是曾经穿越了卡米尔布置的陷阱来到自己身前准备击杀自己的那个骑士,不过这次他不是来杀人的,是来把他带回家的.

 

“安迷修…”雷狮下意识的呢喃被孩子听见,那双眸子惊异地睁大了些许,雷狮以为那个骑士就要执起双剑架在他的颈间的时候,那孩子只是轻轻推了推他:“醒醒,雷狮…我也不太会安慰别人,大家都说我很笨拙,我也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不过,有一种,能够相遇真是太好了的感觉.”

 

“我知道你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那个人已经去世了吗?”孩子发现自己也搬不动喝瘫了的雷狮索性坐在他旁边准备和他说说话.

 

“是啊,擅自死掉了,是个骑士来着.”借着酒劲雷狮并没有顾虑那么多,第一次向那个孩子说出了有关“那个人”的信息.孩子的眼神瞬间明亮了起来,甚至挪动屁股向他靠近,想要听得更清楚一些,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那双萤石的光芒又黯淡下去.

 

小孩子的心情都写在脸上,真好懂.雷狮推开酒杯仰头望着泛黄了的天花板似乎是在回忆什么一样,突然露出了十分讽刺的笑容:“那家伙还自称最后的骑士呢,他死了之后这世界上就没有骑士了.”

 

旁边的棕发孩子小手一拍桌板非常气愤地凑到雷狮耳边,生怕他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听不见一样,大声地告诉那个酒鬼:“我也会成为骑士,不会让那个人成为最后一个的!”

 

“你和他,蠢得一模一样.”

 

雷狮只是烦躁地推开那个小鬼,起身准备自己走回去.

 

“原来那个人,也叫安迷修.”原来…你看见的人并不是我.

 

走在前面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下一秒却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向前走了.

 

*

 

那个住客总喜欢看着斜阳照射时孩子脚下被拉长的影子,和记忆中的某个人一模一样.那个住客曾经开玩笑似地请求安迷修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比雷狮矮上一截的安迷修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直到那次从酒馆回来的第二天,孩子站在花田旁张开双臂,露出了那个与雷狮记忆中无差的笑容——

 

“我的家乡果然是个安逸又美丽的地方吧,雷狮.”

 

稍带些未经时间修饰的天真容貌,青蓝色的双眸映照出年轻人的身影和他背后一望无际的天空,金色巨瓣的向日葵似乎和这个少年不那么相称,那个笑颜将周围的一切渲染得明丽起来.常伴孩子身边的微风迎面掠过年轻人的双颊,发带在风中飘起又轻轻落下,一切声音变得遥远起来,回到了那个坐在岩洞中的雨天,暂时休战的大赛赛场,甚至更遥远的,终结了他宿敌性命的战斗…

 

只有那个家伙我必须亲手…

 

“放…开……咳咳咳…”

 

终于回神的雷狮放开了扼住安迷修喉咙的双手,头也不回地走到了前面:“以后,还是别干这种傻事了,讨好我这种人是没有好处的.”

 

“我没有!”

 

安迷修清楚地知道他招来的住客经常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用看着猎物的眼神盯着自己.起初安迷修还会感觉到恐惧,习惯后却也对这种事没了新鲜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对方杀掉的危险,特别是在剑术的练习上.不过令人在意的是,那个人的武器明明不是剑,却对剑术格外了解.

 

“那个安迷修,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少年最终没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练习的休息时间向雷狮发问了.

 

“跟你一模一样的人,如果我这么说你会信?”

 

“我相信你.”

 

“哈哈哈又上钩了,我骗你的.”

 

那你为什么笑得这么悲伤呢?

 

这种话果然是问不出口的.

 

*

 

十年并不漫长,也并不短暂.直到那个少年长成了雷狮记忆中的那副模样,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才恍然,时间真是比安迷修出剑的速度还快.雷狮习惯了有个爱和他斗嘴的天真小鬼,习惯了慢节奏的生活,而且意识到,他将要再一次将“宿敌”推向死亡.

 

“安迷修,别去.”

 

假寐的雷狮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少年的手腕.

 

“为什么?”

 

如此多年,雷狮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理由,多次将安迷修看作“安迷修”,做出了很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例如想要杀死给了他容身之所的少年.安迷修容忍了雷狮所有的无理取闹,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是受了巨大创伤的野兽,他的善良不容许自己抛下这个伤者.然而现在那个伤者看起来已经伤愈了,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在那里,你会被我…”亲手杀死.

 

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出口呢.

 

“你从没有叫过我的名字,从没有正视我的存在,从没有将我看作‘安迷修’…你真的很残忍,雷狮…

然后,现在又要阻止我去追寻我的梦想吗?”

 

空气中的静电噼啪作响,晴空中骤然聚集的乌云正如面前年轻人看不清神色一般,将一切隐藏在了阴影中.降下的暴雨使这个世界的界限变得模糊,时间似是停滞了一般,只剩下雨声和两者间缄默的空气.

 

“与其让你被18岁的我杀死,不如在这里,由我亲手……”

评论(4)
热度(67)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