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Glory-

*忍不住再来写点军安相关,有坑不填的少年T今天也沉迷作死.非常喜欢自家的军安,这次带上雷狮一起玩吧!

*许久没有搞事了,本篇出现的人物都是曾经的“军人”,是这样的军paro.突然动笔还有点小激动x(年龄有操作,都在原作基础上至少加了十岁左右的样子,一直没说清楚x)

*cp向为安雷安,其实并没有什么明显偏袒,我只是觉得两方中没有一方处于弱势,仅此而已.

+惯例ooc预警,其实我是个双推!OwO本篇与MotetDiary联动(点英文链接直接可以链接前文w). 这是军paro相关的最后一篇!

 

 

 

 

 

“老大他在五十步开外就能看出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你说是吧,帕罗斯?”

 

泡沫酒的白色浮沫沿着杯壁溢出,气泡于空气中迸裂的细小声响被嘈杂的人声所掩盖,浅金色的长发在昏暗酒馆中显得有些突兀.那个吹嘘着“自家老大”的长发年轻人半褪军装,歪戴着墨绿色军帽斜倚在一个略显瘦小年轻人身上.

 

桌角身着便服的蓝眸青年为自己斟上一杯温茶,与这个嘈杂的境界完全划清了界限.紧靠着青年的便是被手下“猛犬”挤到边上的“老大”.阳光渗过半开的窗口,似是眷顾那个并不与手下争锋的“老大”,将那双鸢色瞳仁染上一层亮色,就像被震荡的酒水那样上下浮动着光点.

 

“佩利,别那么抬举我啊.我可是能看清楚一百步开外的小鬼在玩弹弓的人.”

 

灰白色海燕展开长翼从覆着青绿苔藓的礁石上飞离,随着方才出航的白色轮船一同前往某个未知的方向,耀日温和的光芒落在这个海滨城镇.身披黑色长风衣的年轻人匆匆穿过市集,不时低下头看看手中的地图,对比着狭长的小巷与人流不息的街道最终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

 

“先生,买一枝这里独有的花怎样?”

 

那人走到少女身边放下深褐色提箱,折叠起泛黄的地图,褪去黑色手套并从口袋中摸出一枚银币.他微弯下腰,似乎觉得有些不合适,便作单膝跪地的姿势将银币放在女孩的掌心.

 

“请给我两枝.”

 

年轻人现在的姿势正好能够平视那孩子的双眸,他的笑容令少女的面颊染上少许红晕.少女精心挑选了两枝嫩黄色的花儿递给那个年轻人,不料对方却折断了其中一枝的长茎,将它别在了她酒红色的发间.

 

“谢谢你,不用找了…请问,港口的方向是?”

 

那人起身轻拍长裤上沾到的灰尘,提起旅箱便向着少女手指的方向前进.于人群中显得过于突兀的年轻人拥有碧蓝色的眸子,是这个地区十分罕见的颜色.他不同于闲散的当地人的步伐带有不自然的节奏.

 

“多谢了雷狮老大,您终于把佩利大人他们在这里赊的账给结了.”

 

被称作雷狮的那位随意地挥挥手示意奉承他的那位店员可以离开了,握住杯把饮下半杯金色的泡沫,透过局限了视野的窗口观察着窗外来往的路人.不过并没有什么新鲜感,因为每天来去的人基本都是相同的.

 

没有枪炮的声音,没有满城中运送的军备,没有空气中弥漫的燃料味道,没有层叠的腐朽尸骸的血腥气味,这里是什么都没有的普通城市.战时紧缺的酒肉类物资在这里是极度丰饶的,雷狮能看见对面书馆门口摆放的花每天都变换着样子,姹紫嫣红地妖娆着,以掩饰墙角那一簇无法修补的,被空袭时炸出的坑面.

 

蓝眸的那个少年非常清楚,雷狮的时间是静止的.自几年前战争落败的那一刻,雷狮的时间就已经停止了,随着这个虚假却繁荣着的城镇一并闲散下来,享受着安逸和颓废.

 

从远处而来的脚步声似是表盘上时针走动的声音,有着固定的节奏,快速地,平稳地带着一阵清新的风一般,即将吹过这个平逸地令人感到乏味的城镇.与形形色色的人背向而行,棕发的年轻人一手提着旅箱,一手捏着嫩黄色绒花,走过街市直至临近港口的地方.

 

雷狮下意识地看向窗口,捕捉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那人被前行的商队马车挡在了路边.棕发于阳光下似是被赋予了一层光圈,带有些神圣的色彩有别于那些每日看厌了的行人,那双碧蓝色眸中跳跃着某种无法被解读的情绪望着传来汽笛声的港口.

 

那是独属于军人的步伐,经过战场的洗练,最终收敛起一切锋芒的踏声,拨动了某个窝坐在酒馆中的年轻人心口的指针.雷狮看人非常准,这个过路的异乡客定是一个军人,和他一样在战争中被封官,随后因为保护措施而失去了一切荣光,成为平民的家伙.

 

那人无意识地回过头正对上注视着他的紫色眸子,年轻人愣神的瞬间雷狮举起酒杯向他示意,启唇比出了一个“cheers”的口型,垂眸看了看泛起少量气泡的淡金色酒液,随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年轻人下意识向举杯者颔首示意,并未停留,沿着与商队相反的方向走过了闹市,直至登上汽轮,眺望向更遥远的前方.

 

另一位随手推开酒馆的门,惊扰了门上的迎客铃和再度凝结的空气,回头看着三个正要跟上他的人:“你们,有兴趣随我再活一次么?”

 

背负各自的荣光,向着相反方向前行.

 

 

 

 

 

-----------------------

 

结尾的一点感觉和科普x

 

有那么一点为雷狮的“新生”而干杯的意思嗯OwO

其实有那么点隐射一战时期…安哥大概是英国或者法国人然后雷狮是德国人(特地提到了啤酒).

为什么说是被剥夺了荣光是因为,历史上有非常多的军官“死亡”都是人为的记录,很多贡献极大的军人最后被记录“死亡”是怕敌国寻仇,他们很多人都隐姓埋名安度了晚年,也就是不再以一个军人的身份继续活下去,做一个普通人避风头x安哥和雷狮双方都是被“保护”所以,已经被当做死人啦w

大概故事发展顺序就是Diary→Motet→Glory从战争时期的日记到归乡再到安哥决心起航w整个军paro都是安哥中心.军paro终于写完啦w终于不是刀片了QwQ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68)
  1. 一方菏泽Thorn 转载了此文字
    最喜欢它!!!!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