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Murmansk-(上)

*依旧是从群里借来的梗,沈帛dalao(名朋66雷狮)那边借梗,说真的这个刀子把我的…那么点想写糖的欲望全都压下去了;w;

*全AU架空设定,机械&钢铁&科技&元力,没有一点着边际的.雷狮中心第一次写,ooc在所难免请多见谅.稍微更改了一些讨论时候说的套路…唔.这个cp向因为是幼年体所以并没有明显的cp偏向!

+我尽力了…惯例的ooc预警,幼年体(9-10岁)预警,两个其实都是比较纯洁的天使…这样的感觉.[这次的ooc大概不是一般的严重,有些放飞自我].对白不少,所以…我尽力了.

+实在是写嗨了有点太长了(看到都3000字了我赶紧刹车)于是截一半,嗯...下段没搞完,等等我啊.x

 

 

 

那是光线无法到达的地方.

 

细白的沙壤于日轮初升的地平线闪烁着,与远方赶来的潮水一并,从边缘开始点亮整个城市.星光未褪,北极星皎蓝色的光芒指引着提早出航的货轮,浪潮追逐着扑向行船,悄悄蚀去它们过于醒目的红色涂装.

 

海风与海鸥的低语惊醒了园中待放的花儿,它们被朝霞染上金橙色,轮廓才渐渐鲜明起来.城市中枢塔的灯光由最下层开始,逐层被莹蓝色的冷光所占据,纵直割裂天空中残存的星辰,兀然于黑幕中亮起.

 

这个城市并没有供电的配给设施,被人们戏说是在地下藏了一个军事基地,能源都来自那里,不过真相,谁会知道呢.

 

某个棕发的孩子费力地推开笨重的铁门,顺着嵌在墙壁内的红锈色阶梯迈开略大的步子向着未知的领域前进.海风携带的盐分渗过那扇铁门腐蚀了这些阶梯,就像是那些沿着房屋侧面攀援而上的枫藤,红褐色的枫藤将白色的墙壁分割成块状,和中枢塔昏暗的地下结构一般,侧壁上满是被铁锈描绘过的痕迹.

 

“原来,传言是真的……”

 

孩子伸出小手捂住即将发出惊叹的嘴,注视着这个宏伟的地下的工程以及那个被围在最中央的球体.一个无机质的地下世界于那双清蓝色的眸子中延展开,他小步向前走着,逐渐接近那个中心.

 

然而那里等待他的并不是所谓的军事武器,而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你是谁?”那双仿佛死物一般的紫瞳透过栅栏之间的缝隙凝视着这个“入侵者”,毫无波动的鸢色眸子带着少许疲惫,仅仅是半睁着将棕发的那个打量了一番.

 

“我叫安迷修,是一个见习骑士.那么,你是谁呢?”

 

“雷狮.”

 

钢铁构成的囚笼形成一个完整的球形限制了那个孩子的动作,然而那些铁制物被包裹了一层特质的隔离材料而不能导电,像是在避免什么一样.内部的那个孩子仅仅是看了一眼那个“入侵者”就失了兴趣般合上了眼睛,启唇回答了一句便兀自开始了休息.

 

“你怎么会被关在这种地方?这里是军事基地吗?”

 

“吵死了.”

 

那个棕发的孩子被对方突然大声的呵斥吓退了,然而第二天依旧来到了这个属于地下的钢铁世界.

 

“雷狮,你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被关在这里吗?”

 

被唤作雷狮的那个孩子并不讨厌棕发的那个用有些嫩的童声去呼唤他的名字,甚至觉得,那个人的声音就像是久违了的夏季的海风,带着岸边开放的某种特殊的植物的香味,就像是连接那个可以看见天空的世界的媒介那样的存在,然而雷狮懒得回答那个烦人精的任何问题.

 

“我,是这里电力的核心.”直到某天他没法再忍受那个见习骑士的叨叨,那家伙真的非常烦人.

 

“好厉害啊!”面对那双纯净的,透露出某种崇拜心的蓝色眸子,雷狮只能将所有嘲讽话语咽回肚子里.

 

“啧,真没见识.”

 

翌日,见习骑士带给了这个被囚禁的孩子一束橙色小花,就像是被朝霞染上了色那样,已然模糊在记忆中的那个海岸的图景蓦得分明起来.“这是萱草…我想你可能很久没有去过海边了.看到它们长得比较好看,然后想要送给隔壁的…呃总之那个人不在,只能给你了.”小骑士将细小的手臂穿过球形铁笼,胡乱地将那些花递给坐在其中的那个孩子.

 

“而且,我们认识那么久也没有,正式打过招呼吧?...所以顺便握个手什么的…”

 

那个被囚禁的孩子只是轻轻捏着小骑士手中的花将它取走,空气中的静电突然开始躁动,甚至可以看见青紫色的电光于两人指尖迸裂,小骑士只感到指尖一阵疼痛.那孩子只是将花收在身后,抬起头看着那个一脸错愕的小骑士并向他做了个鬼脸:“我才不跟傻子骑士握手.”

 

“你这家伙!”

 

安迷修经常去看那个地下城市中被匿藏的孩子,然而那个孩子并没有跟他说什么,高深的话他们彼此都无法理解,但是安迷修觉得,那个人不应该被关在那里,雷狮那个家伙虽然自大,讨厌,但是也没有犯什么错.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外面很漂亮,天气非常好,没有多少云.”安迷修与雷狮最多的交流还是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却总是看到那个铁笼中的孩子露出某种自己读不懂的表情,那双紫瞳中一闪而过的光点与紧闭的双唇总像是要溢出某种言语,被雷狮藏匿起来的言语.

 

“傻子骑士你除了这些还会说什么,航海你会吗?你出过海吗?”

 

“这到不会…难不成你会吗?还有我不傻!”

 

“当然了,你当我是谁.傻子!”

 

“不要嘲笑我的理想啊.”棕发的那个想伸手进去捶那个孩子一拳,却被对方躲了过去.

 

“我出去以后…想做个海盗.”

 

“啊!你将来要做坏人吗?!”

 

“人都是坏的,我只是没想过这个世界还有你这样的白痴.元力没有激发,什么都做不了,还能找到这里,整天跟一个…不自由的人聊天.你脑子坏了!”

 

然而囚笼之外本应辩驳的声音突然消失了,那个总是盘腿坐在外侧的棕发小骑士噤住了声音.雷狮也只是看着那个安静的,似乎在想着什么的小骑士,等待他说些什么.

 

“…如果出去了的话,你的理想就能实现了吧.”

 

“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然而小骑士依旧罕见地没有反驳这个孩子的恶意.

 

“你是被,强迫关在这里的…作为,城市的能源.我今天听到了,我遇到了那些人…但是我躲过去了.”

 

接下来是更长时间的沉默.

 

“你回去,不要再来这里了.给我滚回去!”雷狮忽然抬起手指向阶梯那边,如第一次见面那样,吓退了那个不知所措的小骑士,看着那个向上走的背影,兀然垂下头捂着有些酸痛的眼睛.

 

他的脚踝处连接的某个细管一直被他藏在裤脚下而没被那个傻骑士发现,然而那个连元力都没有的,呆头呆脑的骑士,却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冰冷的药剂顺着血管入侵他的全身,催动着幼小身体中的元力不断迸发,以支撑这个城市的供电.人,没有好人,除了那个他还没见过的幼弟和…那个白痴骑士,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被他划归进了某种无法明说的领域,虽然幼小的雷狮的世界并不存在“好人”这一说.

 

然而隔日那个小骑士还是来了,没有如往常那样盘腿坐下与雷狮谈心,而是站立着,和那些身着白大褂的家伙一般俯下身,低头看着坐在囚笼中的孩子.

 

“我说…你想去看看今天的天空吗?我今天看到了海边的火烧云哦.”那个小骑士的语气没有变,和往常一样谈论着今天的天气.

 

“很不巧,我已经忘记了天空的颜色.”大概天空就像是你的眼睛.

 

那双紫眸中闪烁的光点,安迷修觉得自己是终于读懂了.

 

“我激发元力了.”

 

“嗯.”

 

“我离我的理想更近了一步.”

 

“嗯.”

 

“…我昨天祭典许的愿望是,希望你也能实现你的理想.”

 

“白痴啊,哪有给别人许愿还告诉他的,这样会不灵的!”

 

“对哦…”

 

“你存心不让我成为海盗.”

 

“我希望你成为一个好人啦!”

 

一双细白的小手伸入铁笼中,雷狮下意识地远离它们,空气中的电荷于两者之间又将产生摩擦.“控制它们…我今天刚刚学到的,只要控制元力就没有问题了.”雷狮只得苦笑,他被那些药剂强行催发的元力在不断膨胀着,根本不可能抑制,这个傻骑士又在说什么鬼话.

 

“你可以的.”那张稚嫩面庞上透露出的坚定令雷狮下意识地想要去压制那些狂躁的电流,向前挪动到靠近安迷修的位置,缓缓伸出手去触碰那个比他的体温略高一些的小手,并没有任何迸溅的电火花.随后是另一只手,到手臂,到肩膀,直到搂住那个跪在笼子外面的孩童.

 

他们胸口隔着冰冷的铁笼,感受着对方的心跳.

 

“看吧,这是可以的啊.”











---------+

铁笼不不导电是为了节省电力(可以当做裹了层橡胶涂料),不要浪费那样…

评论(8)
热度(60)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