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好孩子千万不要模仿

*群里突然发疯于是我觉得我不能落下,坚定的跟上大家搞事的步伐,团长的光辉形象付诸一炬(x)大部分梗来自名朋&同好群(基本是群里你一句我一句说出来的,各自扮演自己家的安or雷),包括三个安迷修异体+一个雷狮异体.分别是阿顾 @喵滾球 家的平行安,棍爹 @Y总裁的你棍哥 家的医生安,丠道 @丠道 家的异色雷(异色二重身),以及自家的黑安!

*这骑士团是乱透了哈哈哈,群魔乱舞预警,以及加粗的OOC预警!!!←其实都是(消音)后的私设…有什么ooc之说(x)全是异体安&异体雷,没有原体!请注意!现代AU

+文风什么的全部被我吃了个干净,因为囤积的零食都吃完了,嗝~

(这篇纯属新年娱乐发疯,请不要当真?)

 

 

 

 

“喂,医生.下班了,要不要去喝一杯?”那人浓重的烟味引的身着白大褂的青年一阵轻咳,那人金红色的双瞳与晚霞辉映着的样子令被唤作医生的青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好吧,医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跟着那个不着调的家伙来到酒吧的,当他看见面前那杯状似氯化铁溶液的酒水时,那双金红色的眸子正盯着他.

 

“cheers.”

 

玻璃杯相碰,冰块顺势在酒水中浮沉一下便蹭上了侧壁…

 

“对了我今天开车的来着…怎么回去?”不着调的那个有些困扰地嘟囔了一句.

 

“打电话让团长来接我们.”另一个意外冷静地回答了他.

 

异色双眸的年轻人推开酒吧的大门,迎客铃突兀地响了起来,年轻人嗅着酒味皱起了眉,准备拽上那个趴倒在吧台上的医生和那个单手撑着腮的执事,将他们一并拖回车里打包带走.

 

年轻人刚刚靠近那两个与自己极为相似的家伙便被执事揽住了脖子,下意识想要一拳挥上去,却因为这是骑士团的成员而犹豫了一瞬——冰凉的玻璃杯贴在唇边,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口滑向胃中,“我亲爱的团长大人,这杯我请你.”

 

红晕迅速泛上面颊,年轻人不住咳嗽着,心中埋怨这执事为什么不像边上医生那样老实,早知道就应该给他一拳…

 

场面彻底失控了…应该可以这样描述.

 

骑士团的两位骑士正挂在他们的团长身上.右侧的那个口中塞着一排烟,弄得周围烟雾缭绕的,“团长我跟你说,伦敦就是这样的…”.而左侧的那个已经没了反应,只是机械地抱着团长的腰半跪在地上,安静地耷拉着脑袋.

 

“平行安,你…滚出我的魔qi仙shi堡tuan.”

 

端坐于酒吧椅上,优雅地翘着二郎腿的团长环着双臂瞥了一眼右侧的执事,伸右出手凝聚出热流剑凌空挥了一下以示自己的权威.然而那人只是专注地抽着烟…烟,骑士团团长不能容忍的存在——“平行安你一股烟味,走↘↗开→.”

 

好吧,骑士团团长被那个执事抓地更紧了,因为意识有些模糊那柄热流剑也便消散在了充满酒精味的空气中.

 

“哟,这是在玩什么呢你们?”未被邀请的“客人”突然造访,偏绿色的眸子打量着几个抱在一起的骑士,随手拿出手机照了一张相.

 

“酒后发疯.”某个沉默的医生突然正常地接上了话题,打了个酒嗝后又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们喝了几杯?”

 

“一杯左右.”依旧是那个看起来十分沉默的医生在作答.

 

“这他妈才一杯你们…???”那人摇了摇头似乎是觉得这三个人已经没救了,随后像是想出了什么有趣的玩法那样,拍拍那个叼着一排烟的执事,“给你一包中华,跟我走吗?”

 

“好a…”执事正准备起身.

 

“不要当着我的面挖我的墙角,魔qi仙shi堡tuan的人一个都不能少,”团长伸出左手食指点着那个正在“挖墙脚”的家伙胸口,小幅度自然地画起圆圈,“还是说,你想挑战我的权威?...这里,我说了算.”

 

“这家伙真的是那个黑安吗?”绿瞳的那个向后退了一步无意识地问了一句.

 

“他当然是团长.”医生的声音突然又冒了出来.

 

“你是不是问什么都回答啊?”

 

“是的.”

 

“那告诉我你到底多少岁了?”

 

“官方(棍爹)还没给出具体数据.”

 

“那…你脱衣服先脱哪里?”

 

“领带.”

 

“你喜欢卡米尔吗?”

 

那个医生松开手从团长身上滑下来朝着那人比划了一下:“卡米尔有那——么好.”随后又挪回了原来的位置紧紧抱住团长的腰.

 

……

 

执事不知何时起身给异色雷狮点了支烟,两个人云雾间的骑士团团长很不开心:“抽烟的都给我滚出我的魔qi仙shi堡tuan,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雷狮却故意将口中叼着的烟放在团长面前:“我就不.”随后他的视角由面向吧台猛然转换成了面向天花板,红色运动鞋的底与他的脸来个亲密接触,“雷狮我告诉你,不要在我的面前狂.”团长的鞋底顺便多碾了两下才收回去.

 

不过雷狮并没有放弃作死(?),他站起身抹了抹脸上的灰捏着吧台上的玻璃杯便将里面剩余的酒水泼向了团长.然而团长并没有在意脸上沾上的酒水,伸手按住雷狮的肩膀挥拳就准备怼上去,不过因为身上挂着两个人有些重的缘故,重心不稳两个人(四个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而成了团长跪坐在雷狮身上的姿势.

 

“行了黑安‘大小姐’,从我身上起开行么?”

 

“团长不会起来的.”

 

“别动啊,我们还没玩↘↗完→呢?...呀——!!!!有变态!!!!!!”

 

某个恶作剧成功的家伙收回了放在黑安大腿内侧的手,拿着手机录下了这段音频.

 

*

 

“你们团长喝醉酒杀伤力怎么那么大?真是费了好大劲才制服.”

 

“都怪平行安灌的,今天大概是团长第一次喝酒.”

 

医生和雷狮两个人将另两个睡着的家伙搬上了车随后找来代驾才各自回到了住处.

 

翌日,骑士团团长因为宿醉没能起来.骑士团的邮箱收到了一张照片和一段音频并附赠留言: “骑士们的丑态.”

 

平行安:“真是…搞砸了.”

 

医生安:“……”

 

抱歉团长他头痛的厉害,还没起床,不过他醒来之后大概会问:

 

“这都是谁?”




喝完酒这感觉就是:

+平行安说好的轻度烟瘾呢

+黑安说好的冷漠呢,怎么变身女王了

+医生安已掉线哈哈哈

评论(15)
热度(38)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