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被您发现了(´ •ω• `)

*好吧这次…又有要被揍到死的预感了;w;…感觉糖力被掏空.(←所以你就搞事情吗x)

*这次是AU的雷卡OwO,微量安卡,如果对此感到不适的请绕行;w;并不是安雷安,真的!这次是卡米尔中心!!!

*卡米尔-天才程序员,雷狮-???(←我才不会说没想出雷狮干啥好)从自己的原创剧组借梗w

+惯例ooc预警(听着自伤无色写的…;w;)←对话体居多所以很可能把握不好人物

+被吃了5次...感受到了绝望

 

 

 

 

“休息一会儿吧.”

 

昏暗房间中仅剩下荧幕的淡色光芒照亮了少年的面庞,隐约可见少年淡青色的眼圈,胡乱披在睡衣外的绿色外套以及红色围巾显得少年更加娇小,安静地坐在床上敲击着键盘.

 

“我和您的契约的内容,并不包含现在您所做的事情,请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淡漠的蓝色眸子于黑暗中跳动着浅蓝色的萤火,少年抬头瞥了一眼环着手臂靠在门边的年轻人,随后又低下头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中.

 

“需要模拟的时候,直接叫我就好.”年轻人叹一口气,随手为少年带上了房门.

 

我不希望…目睹你的离开.年轻人强行将这句话咽下,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格.

 

*

 

「早安,大哥.」

 

“早上好啊,卡米尔.你今天状态怎样?”

 

「好很多了,谢谢您的关心.」

 

“刚刚佩利出去买早饭了,你吃过早饭了吗?”

 

「我每天比大哥起的早些,当然已经吃过了.大哥要稍微起早一些,对身体好…还有记得戒酒.」

 

“戒酒那种事以后再说.以前你还会做早饭来着,现在这里剩下的两个,一个都不会做饭.”

 

「的确他们该去学学了.」

 

“佩利那蠢货昨天还捅了篓子,把热水器弄坏了.”

 

「意料之内.」

 

“帕罗斯买的股票昨天又涨了,那家伙不得不说挺会赚钱.”

 

「确实.」

 

“你最近怎样?”

 

「我过得很好,室友对我挺照顾.」

 

“那就好.”

 

「嗯.」

 

“说到底…卡米尔,你为什么要搬出去住?”

 

「我需要一个相对人少些的地方,这样有助于思考,因为我需要完成一个非常重要的程序.」

 

“你又是和上次一样的说辞,我也和你说过,你单独的房间其实可以自己做个隔音,这根本不构成任何问题,你就应该留在这里. 即使你搬出去了,你也应该把你现在的地址告诉我们,而不是瞒着我.”

 

「……非常抱歉.」

 

雷狮烦躁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即时通讯软件界面,这是他与卡米尔唯一的联系方式了,卡米尔制作的独属于“海盗团”四人的专用通讯软件.这是卡米尔与他“失联”的第一个季度的季末,他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少了那一抹安静的红色,少了客厅最边上少年敲击键盘的声音.没有什么不同的.是的,没有什么不同的.

 

佩利提着塑料袋推门走进客厅,下意识向着客厅的角落望了一眼,因为那里总会有人和他说:早上不要吃这么多荤.帕罗斯打着哈欠从房间中走出来,“今天全红,又赚了.”习惯性地瞥向客厅某个安静的角落,因为那里总会有人向他点头示意,并将笔记本转过来对着他,那上面必定是股市走向图.

 

“喂卡米尔.”

 

「什么事,大哥?」

 

“你到底在哪?”

 

「非常抱歉,这个我没法告诉您.」

 

“你到底怎么了?”

 

「大哥当做是叛逆期也没有问题.」

 

手机被砸在沙发上的闷响,塑料袋被放在桌上的沙沙声,早间新闻的声音,唯独没有那个敲击键盘的声音.“老大…卡米尔不过多久肯定会回…”佩利的声音被帕罗斯一拳打断,“汪汪,闭嘴.”

 

令人烦躁的日常持续了将近一年,令人意外的客人造访了名为“海盗团”的三人合租宿舍.

 

*

 

那人携着一束马蹄莲,身着纯黑色的西服,站在“海盗团”的门口.

 

“我只是来履行和卡米尔的约定.”

 

“我听着,听完看我心情会不会把你揍一顿.”

 

“他已经…他在半年前…离世了.他在最后的时间为你预存了数万条的留言,根据你的问话,会自动进行回复.你知道他很擅长这个.”棕发的那个微侧过头,避开雷狮的视线.“我与他的约定都在这个录音带当中,还有一个他让我转交给你的芯片.”

 

“这样,我的任务就结束了…他是个,非常乖的,好孩子.”

 

“你没有资格评论他.现在,给我滚.”

 

用力掼上大门,雷狮随手拿了瓶酒,将自己锁进了房间,将小时候卡米尔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那个录音机拿出来,把录音带放在那个古老的,现在基本已经不被使用的机器中.

 

“安迷修先生,我知道这样的请求很荒唐.请让我在您这度过最后的时间.”少年的声音与播音口传出,许久没能听到他的声音,雷狮放下了刚刚提起的酒杯,安静地看着录音机的传动机构不断转动着.“我有在大哥那里,无法完成的事情.你不必管我,只需要给我提供一点安静的空间,并且在大哥他们发现真相之前,帮我保密.”

 

“我可以答应你,虽然我觉得,你最后跟他们待在一起对你是最好的.”

 

“虽然已经到了晚期,但是我并没有放弃.我要做的,只是将希望留给大哥他们,让’卡米尔’的生命延续下去而已.”雷狮觉得自己闭上眼,就可以看见那双平静的蓝色眸子,一如往日那样注视着他,或许别人看不出那其中的波动,但是他可以知道自己的弟弟什么时候心情很好.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也没有理由阻止你…虽然…”

 

“谢谢您.”

 

录音突然似乎是被消磁了,一段杂音过后才出现了少年的声音.

 

“我知道这个录音带最终会到大哥的手上,因为我知道您一定会找到我…小时候捉迷藏的时候,您总能找到我,只是时间的问题.感谢您对我的照顾,以及为我不辞而别的行为向您道歉.

 

再见,大哥…还有,能帮我和佩利还有帕罗斯,道个别么?”

 

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录音带逐渐走向终结,在一声轻响之后,连那颤抖的呼吸声也消失了.

 

雷狮保持着捏着酒杯的姿势,就像昨晚那样,背靠着床沿,手边酒杯中的冰块悬在琥珀色的酒水中.不过那时的他拿着手机,对着散发着荧光的屏幕,手指点在没有温度的屏幕上,用了过大的力气,几次按错了字母,似乎是要撕裂那层早已被他看破的浅薄的假象那样.发送了将会令他后悔一生的语句——

 

“你不是卡米尔,对么?”

 

「是的.被您发现了(´ •ω• `)」

评论(12)
热度(47)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