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重症隔离(中)-

*标题向借梗的国漫致敬,其实也私设了不少,这个梗真有趣(x)

*这次安雷安小战士有点偏向雷安(一方弱势真的有点小抱歉x),有微量友情向安金,以及极少量瑞金,雷卡(兄弟向)就不占tag了.

+私心希望大家关爱安哥;w;惯例ooc预警,AU玩梗. 这个梗别名天使病

+因为遗失了一段手稿大概金的那段以后会重置(在找到手稿之后)

上篇 下篇

 

 

 

雷狮发现安迷修的秘密是在一个月后,安迷修二次感染的第二个月.

 

他推开门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的动作停在了那里,在细长却惨白的指间的,是一个注射器.

 

“你在做什么,安迷修?”

 

安迷修垂下头像是等待责罚的孩子那样,将手中的注射器缓缓放下.雷狮看见那个年轻人脸上的类似面具被完全剥离后的不知所措,最后转为释然的笑容.“被你发现了.”那是恶作剧的孩子被捉到后,发出的带有少量哭腔的声音.

 

“那是什么?”

 

“是急诊科的医生都知道,不是么?”

 

“正面回答我!”

 

“有镇痛和抑制病情作用的药剂而已.”年轻人最终还是平日里那副平淡的样子.

 

“随着使用次数增多而产生依赖性的药品你也敢给自己用.如果你嫌自己的命不够短,我可以现在就帮你解决.”雷狮的捏住那个人的喉咙两侧,他只要再用力一些就可以送葬面前这个傻子了.他最终还是收回手放过了那个不住开始咳嗽的可怜患者,看着从那人唇边溢出的血液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发带.

 

“这个药效是12小时,你现在的样子…已经到了一天需要注射三次的程度了么?”

 

安迷修以沉默表示了对这个问题的肯定回答.

 

“你这样跟吸毒有什么区别?!”

 

注射器的的塑料管被用力掷在地上的声音于死寂的隔离部有些突兀,最顶层病室的空气中静电噼啪作响,从天窗而来的唯一的那束阳光下,少量的灰尘因为空气的振动而翻涌着.年轻人的病服被主治医生强制掀开,细小的针眼于那人瘦弱的身体上完全暴露,两个月来匿藏的以药物粘合起的平静假象被完全撕裂.

 

“你所谓的骑士道,不值一提.安迷修,不过是个用药物逃避现实的傻子.”

 

坚强的最后一片拼图被击碎了,雷狮没收了安迷修藏起来的所有药剂.

 

两种温度交汇于心脏处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身体逐渐僵硬以及无法移动的沉重感,后背不断伸长出的羽毛伴随着疼痛感令安迷修无法入眠.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去寻找床头柜中的药剂…带有对于安迷修来说过于高热体温的注射器被放在了他的掌心.

 

“你,在找这个么?”是雷狮的声音,房间中的灯似乎被打开了.隔着面前的羽毛,安迷修的双眼勉强可以感光.

 

“…在我纠正你那点幼稚的道义之前,别死太早.”

 

“你放心…我没事.”

 

“白痴.”雷狮靠在顶楼病室的门口,忽然想去找谁一起喝点酒,短暂地忘记这个与他相处了一个月的患者.

 

*

 

隔离病室的警报是被金拉响的,金发少年慌乱地看着面前不断蔓延开的冰,朝着呼叫器中大喊着:“快叫雷狮过来啊!”

 

雷狮提上银色的手提箱,走向了那个医护人员骚动的着的隔离部.

 

“都退下,让专业的来.”

 

踏入那栋楼的时候一阵寒气便渗入他的皮肤,跟那天抓住安迷修的左手有同样的感觉.他曲起食指叩击放置在地面的手提箱,“醒醒海盗,该干活儿了.”从箱中钻出的被称作“海盗”的黑色小蛇飞快地窜了出去,背上白色的X型因为视觉延迟而在视野中被拉成白色闪电的样子.

 

雷狮赶到海盗所在的位置时,看见了那个被黑色小蛇束缚,双臂覆着一层薄薄的羽毛,不断溢出寒气的患者,那人的左臂大概是彻底报废了,完全溢出无法控制侵蚀自己的异能…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一样.

 

“最后,你也是这幅可笑的模样.”

 

主治医生绕过被吓愣在门边的金发少年,将手掌按在安迷修蓬软的棕发上,自然地吐出了他自己也觉得十分陌生的语句.

 

“别闹了,睡一觉就会好起来.” 

 

不知是谁曾经对他这样说过.

 

青紫色的电光于瞬间制服了发狂的患者,雷狮没有回头便拎起靠在门边的金的后衣领,将他拽离了05号隔离病室.

 

在那之后,安迷修的探视就被禁止了.

 

*

 

午后的阳光正好,穿过蔷薇的枝叶洒在金发少年的身上,被恢复期中的孩子们包围的少年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今天也给我们读书吧,金!”

 

“好啊,想要读什么?”

 

盘坐于仲春绽放的淡粉色蔷薇下,少年从孩子的手中接过绘本,翻开第一页,用手指点着图画上少量的文字,任那些孩子们趴在他的肩上,脑袋上,玩他的帽子.

 

“上帝喜欢夺走善良的人,因为那些人在生前是他的天使.上帝希望那些天使早日回到他的身边,以远离人间的…痛苦…”少年的声音逐渐变得哽咽,湛蓝色的眸中溢出了些什么滴落在绘本上,他合上书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哈哈,今天真不适合念书,我眼睛里进了花粉.”

 

翘班享受午后煦阳的雷狮倚在墙边,因为某种莫名的冲动而走向那个“被花粉迷了眼”的少年,拍拍他的肩,说出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第一个谎言---

 

“他很好,别担心.”

 

随后他看见了少年的那双蓝宝石被水光割裂,面部带着两行清泪,微笑着点头的模样.

 

雷狮觉得自己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被那个白痴骑士传染的.






+雷狮的那条蛇与借梗的原著中的那条蛇基本是挪用过来的x因为原著里那条蛇的名字也叫海盗所以私心就挪过来啦w

评论(6)
热度(67)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