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Diary-

*延续上次Motet(赞美诗)的AU军安设定,新年第一篇献给安哥

*依旧是安哥only,没有任何其他角色的参与

+惯例事先ooc预警,以及负能预警(高亮

 

 

 

 

这个时代已没有了骑士.

 

某个执意成为骑士的少年给世界留下的,仅是一本日记,在只言片语间记述了一个骑士的末路.

 

某个被风眷顾的小村庄的博物馆中,留存着一本日记,没有什么人知道那本没有主人的日记簿是怎样回到这里的,人们总是笑着说:它是被春风吹回来的.

 

半本日记似被利刃完美地剖开,后来被它的主人小心翼翼地粘合好,粗制的粘合剂使得文字变得有些模糊,不过这并不妨碍阅读.深蓝色的封皮被血液染成褐色,背面亦然,完全看不出它最初的模样.扉页上,没有墨的钢笔用力划下的字母A,并不能成为辨别它到底属于谁的信息.

 

第一面是令人看不懂的儿童涂鸦,少量稚嫩的字符无法表达出作者究竟想要记录些什么.在那之后空了很多页,直到某一页上突然开始了记录,没有日期,没有时间和天气,只有几句短小的话,或者一段话,空几行之后又是下一段.

 

“今天,我第一次出征了.”字迹有些颤抖却又坚定,似乎能看到那个坐在颠簸的交通工具中的温柔少年,右手执着钢笔,露出满怀着希望的微笑.

 

接着的第二篇似乎时间隔得有些久, 墨汁大概是战场上的稀有物资,基本没有机会得到,而且留给作者记日记的时间大概不多.“现在,和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区别.”闭上眼便能想象到那个少年失去光华的眸子疲倦地看着这本日记,怀着悼念那些亡灵的沉重心情写下这句话.

 

“我的左臂受了伤,是榴弹.不过有了些时间可以休息了.”没有左手按住纸张而飘占了两行的墨迹最后被晕开了,廉价的墨汁在泛黄的纸张上留下一圈蓝色一圈褐黄的涟漪.可能那个少年真的很痛,不仅是他的左臂,大概更是那颗被绝望碾压的心灵.

 

“今天的状态好了些,明天就要回到战线了.有些时间可以记日记了.我突然对于现在不像以前的骑士那样用剑去斩杀敌人感到有些庆幸,用枪击杀敌人,没有杀人的实感,减轻了不少罪恶感.因为我知道那些人和我一样,都是罪人,也可能都不是罪人.杀死的可能是别人的丈夫,儿子,兄弟…

 

我与骑士的道义,已经离地很远了.”

 

“今天它救了我一命,它一直在我胸口的口袋里.”可以看出这里的“它”是指这本日记,因为它现在差点被完全割裂的样子就是证据.

 

“我升了官级,竟然配发墨水让我写信回家…我却不知道该写给谁.”

 

“长官去救自己的下属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我一直没能看到战争真正的一面.”

 

“我才发现它更像是一个残酷的游戏.”

 

“我们赢了一次战役,但是损失也十分惨重.”

 

“我遇到了同乡.”

 

“我  杀死了他.”

 

“今天我救了一个误入战场的女孩,受了伤,第一次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像骑士了.”从这里的字迹猛然发生了转变,大概不是本人在记录,似乎是委托了别人,这里“骑士”的拼写似乎错了.

 

“我请求医疗兵将我的日记给我,但是他们拒绝了.只能自己爬起来记录,其实我的状况没那么…”戛然而止的文字被带出很长一道墨迹,大概是日记被突然收走了,蓦然觉得这个军官的执着似乎有些可爱.

 

接下来的字迹似乎都不是他本人的了,大概是他在口述,有人在帮他记录.

 

“那些人执意要我休息,收走了我的日记.”这句似乎被单线划掉了.

 

“我知道我的时间所剩无几,同乡托付我的那枚婚戒我已经没法带回去了.最后能像一个骑士那样,拯救弱小,带领自己的同伴走向胜利,真的是太好了.

 

我这一生…真的成为一个骑士了么?”

 

不知是谁在日记终止的最末页补上了一句话:

 

“您就是一个高洁的骑士,安迷修先生.愿您在安逸的梦中重返您的家乡.”


评论(11)
热度(35)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