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Bloody-

*这篇开始照例ooc预警(这篇我非常…放飞自我),以及这是安雷(安)的ZENO paro,私心有微量佩卡,在他们被关进的这栋大楼里元力全部失效,无法使用

*雷狮的弱势是因为他没有元力而且他的ZENO还没有发作(←WTF?!),我还是个安雷安小战士!x

*我什么话也不想说,ZENO病症的科普借用教主 @横滨月寒days 的说明放置在最下方

*不想多说啥,只想大喊一句…ZENO!!!

 

 

 

 

略显急促的脚步声似乎不断在大楼中逃窜,某个沉稳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跟在它的后面,忽远忽近,似狡黠的猫在戏耍自己的猎物一般,这样的捉迷藏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

 

雷狮敢确定那个疯子已经记住了整栋大楼的地图,在与卡米尔走散前,他从卡米尔找到的资料上读到ZENO患者的行动力,智力,身体机能与五感会得到飞跃般的提升.雷狮捂住受伤的小臂依靠在墙边低下头喘息着,忽然放弃了这种可以压低声音以抹消自己存在感的行为.不论怎样,那个疯子顺着空气中的血味也会追上来的,他有担保这件事的自信.

 

往日与他正面对峙的骑士此刻更像是一个幽灵,或者说暗杀者更为恰当.那双浑浊的蓝瞳不知何时就会出现在在雷狮的视线中,逼迫他不断转移自己的位置.阴魂不散的脚步声似乎在上楼,还剩一层就会到达某个躲避追捕的”猎物”所在的楼梯间前戛然而止.雷狮顺着墙准备离开这个压抑的楼梯间,还未来得及深呼吸一下庆祝自己终于甩掉了那个疯子时,后背猛然靠上了一个有温度的东西.

 

“我听得到,你的心跳声,”昏暗的楼梯间中,安迷修的表情被前发遮住,那双浑浊的秋水也没在一片阴影之下.雷狮猛然转过身,入眼的便是那人唇边被抹开的半干血迹,他不由地退开几步捂紧了不断渗出血珠的左臂.

 

”雷狮,我捉到你了.”

 

“啧,这玩笑可不好笑啊.发疯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当雷狮的拳头轻易被那人接住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这个病症.

 

从开始在大楼中调查的那一刻起,安迷修的理智逐渐在崩坏,看见那些风干结块的血迹,喉口竟觉得有些干涩,腐烂的尸体无法勾起自己的兴趣,只有在身边同行的人才能解除他的饥饿感.雷狮…人类…食物.安迷修想要推开那个碍眼的海盗,让他快点离开…或者,更靠近自己一点.

 

淤积于咽喉处的语言最终变为突然的撕咬,在雷狮的手臂上扯去一小块皮肉.安迷修却因为雷狮的反抗而没能将它咽下去,呆愣地望着那个海盗逃窜向远处的背影.

 

他的世界只剩下那个碍眼的海盗---他的宿敌.他头脑中有些混乱,却想起了在办公室的地上拾起的笔记,那字迹好像是属于他的:人们活着,堕落着.不知抄写的是出自什么作品的名句.安迷修茫然地揩去唇角沾上的血液,伸出舌头将指尖上的红迹舔去…是甜的.甜到令人想要…咽下那个人的肉.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是什么时候开始追随着那个海盗的,他站在正义的世界中太久了,他的整个世界应该是白色的,从来没有过如此鲜明的黑色会闯入他的世界.那人肆意妄为,恃强凌弱,无恶不作,却也活的潇洒自如,那是安迷修所不曾见过的生存姿态,比书中描述的标准还要标准得多的恶党.然而那个恶党对骑士说过:“你应该活得自由些,天真的骑士.”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间跳跃着莫名的光芒,比黑色天幕中骤然蔓延开的闪电更加耀眼.

 

楼中某处传出凄厉嚎叫,惊落了卡米尔手中的资料,他分辨出了这是谁的声音,刚欲朝声音的方向行进,却发现浅金色长发的少年低着头挡在了书架边---ZENO病发的前兆.没有机会去支援他的大哥,卡米尔绕过佩利夺门而出,想办法躲藏到那只金毛犬找不到的地方…希望大哥没事.

 

安迷修的手指进入雷狮的左眼眶,曲指将那个球体从眼眶中完全剥离,无视恶党的悲鸣,看着那个被自由的颜色与光芒浸染的…眼睛.“这个颜色…真漂亮.”骑士轻声的赞美并没有进入恶党的耳朵,雷狮按住不断溢出血液的空洞,混合着生理性的泪水在白色连帽衫上晕开一片红色.

 

骑士突然笑了起来,像是个得到了珍宝的小孩子,将那个球体放进了嘴里,就像是孩子吃糖球那样自然,小心翼翼地吮吸它的甜味,用后牙咬碎它,咀嚼,然后吞咽下去.他低下头看着那个被他按倒在墙边不住颤抖的恶党,泛上了少许愧疚,然而那少量的理智在瞬间被血腥味压制,他的信仰---“骑士道”三个字被抛入意识的深海,仅留下无法填补的空虚与饥饿感.

 

海盗知道自己大概是要死在安迷修的手下了,以这种讽刺的形式成为宿敌的食物.那个骑士完全没有手下留情,雷狮感受到了对方在靠近他的颈子,对疼痛已然有些麻木的他现在唯一的困扰就是,自己还能不能活到这个疯子骑士发完病.

 

撕扯雷狮颈间的皮肉,温热的血液溅在安迷修的脸上,骑士茫然地咀嚼着肉块,似是品尝着世间的珍馐.精神上的空虚用物质去填补是极为可笑的,雷狮大概知道面前的这家伙眼中的到底是什么了, ZENO会反应人最阴暗的情感诉求,安迷修需要的不是雷狮,是雷狮的自由,安迷修向自己克扣的那些自由.

 

褪去碍事的上衣,安迷修咬住了雷狮的肩,用牙齿切断了筋肉,含着肉块吮去伤口渗出的血液,稍作咀嚼就将它咽了下去.没有任何犹豫,骑士又从海盗的胸口撕去一块肉,用着最原始的进食方法,混合着血液就将它咽下.空气中的血腥味变得沉重,不过雷狮觉得那些疼痛感与沉重感都在离他远去,不时被撕裂的皮肉与不断流失的血液让他有些眩晕.不过骑士这样让人惊讶的姿态,大概只有他看到了,准确地说是切身感受到了.

 

这样的酷刑没有终结.

 

直到雷狮的身体露出了内脏,鲜艳的颜色彻底染红了骑士的白色衬衫,他的双手,他的面颊,沾染上骑士棕色的鬓发,将它们变成深褐色,在晦暗的安全通道指示灯光下更像是黑色.安迷修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维持着跨坐在恶党腿上的姿势,安静地看着那个已经不会有任何反应了的宿敌,两行清泪洗去面部少量的血污,更像是在狰狞的血红色的面具上留下的空白.口腔中残余着那人的温度以及那人血液的味道,骑士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伸出双手,避开那些被他啃食的伤口,第一次拥抱了那个恶党.

 

 

 

 

 

 

 

*其实原来有三千字大部分血液描写都被我删掉了我我我还是怕被你们发现我放飞自我的样子;w;超级害怕…我还是个好人!x万一给你们留下不好的印象就…;w;安哥是个好人我不能这么…放飞.安哥的精神还是很坚韧的!最后还有那么一点意识…(其实雷狮也是患者,不过还没到最后一个阶段)

 

+来自教主的科普

ZENO是遗传病,以经历心理创伤而觉醒,类似于点亮的开关那种?
发作基本都会吃人肉,有的是为了「食欲」,但更像是追求者「与人建立的联系」
个人的欲望也会加强不止一等

ZENO是重症急性感情的精神疾患的通称
还没有确切的治疗方法,一般来讲会激起强烈的杀人冲动.

-有效的治疗方法-
·吃同样患病者的肉(活着的时候活生生地吃
·消除他过去的记忆(消除儿少时期记忆

但是不同人有不同的条件,所以并没有确切的治疗方法.
吃掉肉,治好了.但受到打击会再度发作.
消除记忆但还是会想起来的,回想起来继续发作.

杀人吃人的这些症状是不可能压制下去的,这强烈的冲动会传到大脑
患病者100%会杀人.

ZENO患者发作时,身体能力,智力等一切上升,力气很大啊,听觉敏锐等.

因拥有使患者将自己杀死的人吃掉的强烈冲动,所以别名叫喰人症.
也有例外,大概是对其他事物执念过深,即使杀死了面前的人也不会吃掉,觉得没有食欲.
或是身体本身,原本就持有的情感过于ZENO的发狂,身体的抗拒,吃不下去.

-ZENO的症状-
强烈的杀人冲动
会吃人肉

-已知发症例-
看到路边的花朵会发症
干架被打时发症
读从双亲那里拿到绘本时发症 
目睹杀人现场/事故现场时发症 
肩负极度压力时发症 
听见玻璃制品摔地上碎掉的声音时发症

最主要的则是心理创伤的重现时发症.

ZENO发症一般是阶段3~4
一般都是发症后直接开始杀人

-ZENO发症时-
(日常很普通,潜伏期的感觉.以下是发作时的状态)

阶段一 3天~3个月
跟发症前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的状态,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是想吃肉.

阶段二  3个月~
开始出现异常性
·想看溅血
·切料理的肉会妄想自己在斩人
·很严重的自残行为
·杀害小动物


阶段三 1年~
无法忍耐,直接开始杀人
说话开始也变得奇怪起来

阶段四 ※最终阶段
不吃人肉会不舒服,不愉快,不舒心不爽的程度
失去道德性,把这些全都归纳于常识

但一般人都会在阶段三因为良心的呵责与价值观的崩坏而自杀

 


评论(2)
热度(35)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