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Motet-

*简单的AU战争年代(约19-20世纪)设定,其实跟战争没多大关系x

*单纯是想让安迷修帅到飞起,我就是喜欢他,喜欢他就让他帅x

+私心军人设定,安迷修only,没有其他角色(←高亮),负能严重(←高亮!!!)

*不介意ooc的就请继续吧?

 

 

 

 

他有着一颗骑士的心,却出生在了不该他存在的年代.

 

他在战后重返他的家乡,那个已经不是他记忆中模样的, 被从废墟中拾起的故土,正如他从地上拾起的一本赞美诗那样.可怜的圣书封皮几乎完全脱落,上面模糊的字迹被手指一抹便成了细尘,被迟来的春风捎向远方,捎向某个思念着它的地方.他忽然想起与某个不知名的人有过约定,要将对方的遗物带回那个被季风眷顾的,被温暖和雨水庇护的小村庄.因为他们是战场上的敌人,更是许久未见的同乡.

 

他单膝跪地,看着那个刚刚被镌刻上名字的衣冠冢,握起右拳紧贴在左胸口,就像那天对着那人的尸骨发誓一般庄严:“骑士必将信守诺言.”

 

经过凛冬的萧条,罕见的春旱使土地产生裂纹,从被炸毁的房屋浅薄的地基延伸至干涸的田中.只有他身处的此处,教会的墓园是完好的,没有什么敢打扰死者的安眠.他经过被乌鸦盘踞的枝桠,惊起一阵嘶哑的哀鸣直飞向远方.他将要走出教堂,却被什么突然绊住了脚步.

 

-战争结束了,大哥哥你为什么不笑啊?

 

他任由孩童沾着泥的小手蹭在黑色的军礼服上,低下头却不知该如向那孩子何露出一个笑容.“是的,战争结束了,结束了…”他无意识地重复着,却无法露出一个胜利后的笑容.他从面前突然经过的某位苍老女士的身上看到了过去邻居的影子,是他曾经憧憬的女性,曾经说过他的笑容能温暖很多人的女性.

 

那孩子突然发现了他手中的圣书,吵嚷着想要看,孩子夺去后翻了几页,却看不懂那上面到底写了什么.装作一副非常懂的样子,扬起小脸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哥哥,为我读一读吧,我知道这是赞美诗.

 

“我的荣幸.”

 

他褪去手套,小心翼翼地翻开那本圣书,找到他想要读的字段,用手轻轻点着准备开始念…

 

他恍然间觉得这个场景他十分熟悉,不过没有什么印象.

 

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在无数的黑夜里

我用星星画出你

 

略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唇间缓缓流出,波动了周围干燥的空气.他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点村庄曾经雨季时候吹过的风的味道,温柔地拂去心间蒙上的尘埃.唤起乡间还沉睡着的春风,以给这片受创的土地少许安慰.

 

你的恩典如晨星

让我真实的见到你

在我的歌声里

我用音符赞美你

 

路过的孩童不住被坐在教堂门口台阶上的黑色身影所吸引,踮着脚悄悄靠近一大一小两个人,最后在他们身旁坐下,或靠着那个青年,或倚着教堂的门框,或乖巧地蹲坐在台阶的下面.

 

走在高山深谷

他会伴我同行

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

 

路过的人们驻足于这被孩子们环绕的青年附近,屏息不语.乌鸦飞过教堂顶端的十字架,不鸣一声.

 

……

 

世界为了他而静默了一首赞美诗的时间.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赞美那位圣主,还是在赞美什么别的东西,当他放下那本残破的圣书时,才发觉靠在自己背上的孩子已经发出香甜的鼾声.

 

人们散去的时候,他依旧捧着那本书,回忆着念诵赞美诗的感觉,和他曾经念诵过的某些东西一样,真挚,炽热,令人无法忘怀.他猛然回过头,看着教堂绚丽的玻璃之下,那个巨大的十字架的脚边,似乎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小小的影子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本薄薄的本子,小心翼翼地将它翻开放在手上捧着,上面尽是歪歪扭扭手抄小字,他想要靠近那个影子以图看的清楚些,却发现并不能读懂那半带些图画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影子默念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熟记那些字的意思,随后收好本子,向着十字架单膝跪地,握起右拳贴在左胸口,像是在进行着某个庄严的仪式,尽管那个影子的身边空无一人,并没有人帮那个小小的影子鉴证这个时刻.小小的影子终于下定决心了一样,抬头看着那个被透过五彩玻璃的光线染上颜色的十字架:

 

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

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有些稚嫩的声音于偌大的教堂中回响着,影子的那双水色眸子穿过时间的幕布似乎正望着站在幕布这端的年轻人,无声地质问着:你还记得“这个你”吗?

 

幻影被一声轻柔的询问撕裂,他恍惚地离开了某种异样的状态,抬起头看着那个上了年纪的修女.

 

-这不是安迷修么?竟然还能从战场上回来…你要是早生三四个世纪,估计就能被封个爵位了.

 

安迷修突然朝那个修女露出微笑:

 

“不,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我只想做一个,忠诚于正义的骑士.”

 

 

 

 

 

 

 

+其实骑士道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它可以是权利的象征,可以是理想的体现,关键看每个人如何去界定吧,总之,每个人心中都有“骑士道”,不用言语明说,是心灵最澄澈的一面,但是什么时候变了质,这就不得而知了.时代与世界会塑造一个人,希望官方能好好诠释骑士道吧,至少骑士道的历史意义还是很深厚的,如果官方执意中二,那就当我在ooc瞎说八道吧.

*很抱歉让安哥扛了个人负能;w;写的有点…消极,非常抱歉.


评论(11)
热度(58)
  1. FèXū荞rf吷Thorn 转载了此文字
    刚才…没看清转载错了不过我删除了希望没看见不过…这个安哥写的真好啊…又温柔又苏…而且描写也都很棒……...
  2. 南淮夜淮南Thorn 转载了此文字
    迟到了的文评。 讲真的喜欢安哥哥这种设定,有着军人的坚毅,受过战场的磨练,在这个已经变化得陌生的时...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