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Telephone-

-Telephone-

 

微雨的初夏,漾溢在熏风下的一切都安逸地沿着自己的轨迹向前行进着,一点点地走着,包括钟表盘面上未曾停下的秒针.

 

夕阳渐沉,提着书包从教室中走出,口袋中的什么在微微震动,拿出天蓝色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

 

——翼空前辈.

 

那个兼顾高中繁重的课程和搭档警察的事务的少年,不论生病了还是怎样,都会在同一个时间段做同一件事,不知是执着还是什么.面带着灿烂笑容的少年看着手机上的屏幕保护,祭典时蓝发少年穿着浴衣在烟火下执着一个苹果糖朝他露出了孩童般欣喜的笑容.不慌不忙地接通了电话,听着熟悉的声音嘴角上扬了几分.

 

-翼空前辈今天辛苦了.兼顾高中和搭档警察也真是很忙呢.

 

-"还好...牙王君才是,上课没有偷懒么?"

 

三言两语将自己的状况糊弄过去,关切地询问对方的状态.

 

-翼空前辈最近身体还好?上周感冒了真的没有问题么?

 

-翼空前辈和指挥官I没有吵架对吧?

 

-翼空前辈...

 

-"今天,有夏至的祭典呢..."

 

听着对方的一句话突然安静下来,由原来放松的站姿变成了有些脱力地倚在教室的门边,不知道摆出怎样的表情,最终变为一抹苦笑,并暗自庆幸着自己没有在前辈的面前这样尴尬.

 

-我记得去年我们一起去的呢…不过今年大概是不可能了.

 

掩饰不了的失望.对面传来一声轻笑,像是溪涧一般的带有着夏日温度的清洌涌向自己,融化了一切的的温柔,蓝发的少年似乎就在面前,深蓝色的校服,以及那样熟悉的笑容,缓缓伸出手抚开自己僵涩的嘴角."牙王君还是笑起来比较好."

 

-“祭典…很抱歉.”

 

-下次还有…机会的,翼空前辈.

 

-“嗯,当然了.”

 

-翼空前辈,我,挂断了哦.

 

-“好的,下次见,牙王君.”

 

----------------------------------------------------------------------心脏不好赶紧走还来得及x

 

愉快的回忆将自己淹没,却又有一种失去了什么的失落感,有一种感觉将自己从梦境生生拽回现实,撕裂自己的灵魂的痛感在一瞬间爆发,呼吸和血液流动也将要停滞一样的痛楚和绝望.眼前便是蓝发少年的笑颜,却是怎样也触碰不到的幻影,没有温度,没有实感,周围的空气似乎凝成刀刃贯穿了自己的心脏.

 

轻触挂断键,凭借着身体本能走出校园,依靠身体记忆走回家中,机械地向家人们打过招呼便走上楼将自己锁在房间中,从窗口望着身着浴衣,提着小灯,正走去祭典的人们.最终,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跟着去祭典的家人们走出门,并向着与祭典相反的地方走去.

 

走进一片幽静之地,阴寒的风从身旁掠过,似乎带着哀怨在低喃着什么,没有任何犹豫地朝着一个目的走去,渐近,渐近…

 

指尖触到石碑微凉的触感,冬天的时候牵着他的冰凉的手,似乎比这要暖一些.

 

被深刻的字迹似乎书写着什么,黑暗中看不真切…

 

龙炎寺翼空,于三日前,殉职.

 

-你可是,点亮了我的世界的人呐,翼空前辈.

 

-可是现在,你去了哪里?

 

-------------------------------------------------------------------以下核能,请速速离开!

 

 

 

 

 

 

 

 

 

 

 

 

 

 

 

 

 

 

 

 

 

 

 

 

 

 

 

 

 

 

 

 

 

 

 

 

 

 

 

 

 

 

 

 

 

 

 

 

 

 

蓝发少年坐在石碑上,深蓝色的校服和一尘不变的笑容,似是驱散阴霾的阳光一般,缓缓伸出手想要抚开他嘴角僵硬的笑容,却发现透明的自己穿透了他的身体,却没有放弃,虽然并没有触摸的实感,指尖却似乎传来对方的体温,初夏的星夜映衬着依旧如初的笑容.

 

“牙王君,我就在这里.”


评论(1)
热度(27)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