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策约]-梦旅Venezia-[上]

*现代AU旅行paro,写的稍微有些长,本以为是个很简短的短篇就可以结束的,没想到越写越长,后来可能因为心态原因越来越沉重了…不过我保证这是!

*心态有些崩,希望这篇文章没崩掉就好,身体原因可能没法继续每日肝文真的是一种遗憾,依旧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支持我这个老咸鱼.

+惯例ooc预警,现代AU,私设预警(普通人类设定,但是外貌没改,兽耳和尾巴还在…就这样吧←)

 


 

 

“真热.”

 

红发少年舔着还未完全融化的乳白色雪糕,单手翻看起从门前信箱中取出的邮件,不是广告就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名片,貌似今天也没有什么有用的讯息.少年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养成了检查信箱的习惯,只是每天取出里面无用的信件,以便别人将更多废纸塞进去.他含着雪糕棍,一张一张将那些无用的东西放到一边,发现被压在最下方的是一封信和一张明信片.

 

这个世界上能够给他写信的人不多,除却已然亡故的父母,并不需要用书信交流的同学,以及每天都能见到的师傅,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人,那个多年前背上包便离开了他的家伙,原来现在还活着么…

 

色彩鲜艳而层次错落的欧风建筑物前蜿蜒着一条河,三两未出航的深黑色木船停泊在岸边,水色清碧,似乎还有天鹅浮于其上,与蔚蓝天空中的层云相映,鹅掌轻摇,拨碎了一方阳光,只剩水中金波微漾.少年记得那个人曾经握着他的小手,指着一种特殊的建筑,耐心地为他讲解:“这是拜占庭风格的建筑,古朴优雅,令人神往.”如今他自己以指腹点着明信片边角上的一处类似钟楼的建筑,嘴角微翘:“仿拜占庭风格,令人神往.”

 

明信片的背面只有一张邮票以及短短两个单词: Suivez – moi .

 

少年认为自己早已忘记那个人的字体了,与模糊的记忆中那样一笔一划的字迹不同,飘逸而灵秀的花体曼舞于纸上,墨迹温柔地晕开一个句点,结束了这精短的留言.

 

那个人在对他说:“跟我来.”

 

少年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测那人什么时候去到莱茵河畔,照下那样的照片作为明信片的封面,什么时候学会了法文,学会了花体字母的写法,可能现在正用着一口流利的外语周游整个世界,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大概已经这么做了很久了.少年用与那人分离的时间,去想象那个人如何在外生活,如何独自旅行,如何想念自己…五年,他只收到了这一次联络的书信.

 

被蓝白红三色缀饰边缘的信封底色还是崭新的白色,邮戳上印有加急的字样,少年赌气似的嘟囔了一句:“你加急也没用,我还真不想看”便将它甩到了一边,忽然瞥见那个信封上写的收件人“致我亲爱的弟弟玄策”,还在后面画了个完全歪掉的心形图样,少年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想象他哥哥心情颇好地拿着蘸水笔在信封上画上个歪歪扭扭的爱心的模样,便忍俊不禁.

 

“那我就看看好了.”

 

玄策用小刀割开信的封口,里面掉出的只有一张支票和另一张写着“Venezia”字条以及一张圣马可广场的照片.

 

“这次又是意大利文…检查信箱会有惊喜,说的就是这种东西吗?”

 

五年以来音讯全无的家伙突然出现,邀请自己去威尼斯,简直如同做梦.

 

玄策揉了揉脸希望使自己清醒过来,以防自己还在做白日梦.他有多少次因为孤独而泪流不止,最终将一切都发泄在学校生活上,加入不良团伙,打架斗殴.他本以为通过学校就能联系上那个许久未归的家伙,然而学校想要请家长的时候,连那个人的影子都捉不到.玄策多少次催眠自己,那个人已经永远消失了,也不知道死在哪里了,只有每月固定的生活费告诉他,那个人可能还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收拾行李并不费时,令他不安的只是这次旅途是否真的可以见到那个人,不过无论怎样纠结这种问题也没用.他订好了机票,准备动身去寻找那个五年前对他说“很快就会回来”的“百里守约”.

 

与此同时,百里守约正坐在瑞士国境内连绵的雪山脚下的一家咖啡厅中,捧着一杯温热的奶咖小口吸去上面画着麦穗纹样的奶泡,并委婉回绝了一位当地女性想要同席与他攀谈的请求.白发年轻人时常望向窗外的天空,又不时将视线转向室内的时钟,那位手持郁金香的女性莞尔:“原来你在等人.”

 

百里守约依稀记得自己是如何踏出家门的,背着他的单反,拖着行李箱,只是对他的弟弟许下一个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兑现的诺言便匆匆离开了.咖啡厅的窗外开始降下细雨,夜晚的路灯从街角一盏一盏被点亮,泛着暖橙色的光辉,令他回想起还在丹麦时,常听的一个童话,女孩于雪夜中燃尽了火柴而孤独亡去的故事,大概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孤独却充实…

 

然而他的心中有怎样也填不满的部分,一个名为“百里玄策”的空洞,他对五年前的玄策无所不知,但是对现在的那孩子一无所知,他并不知道玄策是怎样一个人生活,一个人面对空荡的房子的,他不知道玄策是否看到了自己拍摄的影集,即便木兰姐帮他将酬劳的一部分定期汇给玄策,他也从没有停止过担忧,不过他不能停止自己的旅行,因为现在还不是可以回去的时候.

 

趁着小雨还没有转为倾盆大雨的时候,他头顶着一份免费的报纸,挎上他随身的包准备赶回旅社为明天登机做最后的准备.

 


 +--------


本想全部写完再放上来,可能近几天要去医院复诊所以可能没法继续肝,只能先扔上来了w昨天发了联文之后5小时不到竟然在lofter收到了有生以来非常罕见的99+,真的是特别激动!!!

所以就赶忙改了改这篇就赶紧放上来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评论都太可爱了!说是很紧张w所以这次就来稍微沉重一点的糖吧w

评论(2)
热度(27)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