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策约策]-Russian roulette-「IV」

*现代AU,杀手与佣兵paro,并无明显cp偏向,算是单纯的骨科!

*非常有幸能与  @琅邪是条大鲨鱼!  太太一同联文!!!真的是感到万分荣幸!这几天一直没有更新新的文章是因为在和琅邪er一起紧张地筹备这次联文!我主要担当是杀手玄策的视角,琅邪er主要担当是佣兵守约的视角!

*惯例ooc预警,现代AU预警


上一章




“静谧之眼…我早该想到的,是你——

 

我亲爱的哥哥.”

 

一声令人心惊的枪鸣之后,略显瘦小的身影彻底走出了阴影,少年病态的笑容于凌乱的霓虹光影中显得有些扭曲,他抚上自己面部的深色刺青,缓步向前靠近那个放弃攻击的狙击手,飞镰被拖行着在地面留下两道略深的划痕,微小的碎石如水花般向两侧迸溅.

 

“那个姗姗来迟的,令我差点被剜去眼睛的,我朝思暮想的,哥哥.”

 

红发少年腕间的金属锁链砰然坠地,似乎是没了斗志,他低垂的脑袋微微抬起,上挑的视线对上兄长包含愧意的目光.百里守约发现那双总是被泪水盈满的眸子中,不知何时由对他的依赖变成了毫不掩饰恶意,那双红色狼瞳静默地燃烧着,似是一朵盛放的红莲.

 

瞬间,沾染月色的银色弧形破风而来,与风声一同来到百里守约面前的还有少年的疯狂笑容.短刃与长狙碰撞的瞬间发出一声清脆铮鸣又再次分离,少年的抽出腿间的第二把蝴蝶刀,甩刃直指兄长的咽喉,却被那人错身躲过,在兄长的脸上擦出一道血痕.

 

不断被动防御的狙击手只是添了不少细小的伤口,然而没有一处是致命的.

 

少年像是在撒欢,完全忘记了师傅教导的东西,呼吸紊乱,步伐凌乱,只是一味想要在面前的人身上留下伤痕,双刃握在手中划出交错两道银色光弧.少年抬腿踹开那人挡在面前碍事的狙击枪,稳住重心回身便是一刀,在百里守约的胸口留下一道痕迹,下一击却被兄长的臂甲挡住了.

 

“他们,报复狙击手的家人,最好的方式你知道是什么吗?”

 

百里守约的防御一滞,瞬即肩上添了一道新伤.

 

“挖掉他的眼睛.”

 

少年笑着吐出百里守约最不想听到的答案,攻击从未停止,不过在百里守约看来,玄策似乎非常高兴,甚至于兴奋.百里守约恍然间觉得这孩子似乎只是在和他玩耍,只是在用比较奇怪的方式向他撒娇,他觉得自己大概也染上了少年的狂气,少年的每一击都叩击在自己的心脏上.

 

玄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兄长了,他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哭泣着与他拥抱在一起,还是应该斥责他当初弃自己于不顾.然而有什么烧灼着他的理智,令他执起双刃,然而真正可以将刀尖送入那人心脏的一刻,又有一种寒冷彻骨的感觉攫住了他的心脏.

 

过去的笑容?那是什么样的…想不起来.

 

明明非常想,像原来那样朝他微笑.

 

露出笑容的瞬间,少年无法控制自己手中的短刃朝着兄长挥去.

 

一句“我想你了”被阻塞在喉口,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有的只剩短刃与枪械碰撞擦出的微弱火花.

 

如何停下来?如何表达?如何向他示好?我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扭曲的成长经历无法给他一个正确的答案.

 

“哥哥,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少年看着面前体力几乎透支的狙击手,终于停下攻击,从左侧绑腿中抽出一把左轮,银色枪身反射着月光.

 

“这个你一定不会感觉陌生吧?”

 

“我听说有一个勇者游戏,名字叫做‘俄罗斯转盘’.”

 

玄策发现面前兄长的脸色白了几分,了然百里守约是知道游戏规则的.左轮的六发弹巢中只留一发,交替向自己的脑袋开枪,谁中途退出或者中弹就是输家,残忍的勇者游戏.

 

少年不慌不忙地打开弹膛,当着兄长的面,将其中的五枚扣下来,随后熟练地推上弹夹,拨转回转装置为它上膛,维持着不变的笑容,横向侧手将枪甩给百里守约.

 

“我们不赌赏金,赌我们当中谁将会永远铭记另一个人,如何?”



+-----------


这次与琅邪er的合作超级兴奋!请欣赏我们二人的刷屏←够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喜欢的话请奖励我们小红心和小蓝手以及暖暖的评论吧!OwO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61)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