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策约]精神创伤五题

*和群里的伙伴约好的刀片自然是要写的,公平起见,玄策守约各来一刀x陌步 @陌步-开学就没有我了 大佬说她没被虐哭过,逼我这个刀片教的宗师出山x说好了舍不得刀策约的;w;我超爱他们

*大概就是精神损伤的五题,没什么特别的,先刀玄策,守约等明后天

+惯例ooc预警,刀片预警

 

 

 

 

 

I 遗弃创伤

 

有过被抛弃经历的家猫,总会努力粘在主人的身边,因为它们害怕遭到第二次的抛弃.

 

那时的守卫军队伍中总能看到围着白发魔种打转的红毛小鬼,撒娇般地唤着他的兄长,那样子像是得到了全世界,颇有些像孤雁终于归了家的情景.那孩子的笑容中总有些异样,赤红色的眸中闪烁的不仅仅是兴奋与喜悦,更有些说不出的黑色情感,被掩藏起来的狂暴与悲伤.

 

那么紧紧抓住浮木便可以了,他还有哥哥.

 

百里玄策容易半夜惊醒,死死抓着身旁百里守约的被角,盯着那张安稳的睡颜,再三确认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像.再小心翼翼地替兄长掖好被子,不敢发出多余的动静,生怕吵醒了百里守约,会惹得兄长不快.不过他更明白的是,他的兄长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

 

他不再敢像以前那样放肆地触摸百里守约,连兄弟间正常的肌肤接触也会尽量避免,尽管他的哥哥绝对会包容他的任性,然而他在畏惧,也不知如何描述那种畏惧感.玄策贪恋着百里守约的笑颜,温柔的声音,抚过他前发的宽大手掌,和多年前一样的关怀,然而他再也没了多年前绝对的安全感.这些,对他来说,已经是不知何时就会再次丢失的东西了.

 

百里守约知道他的弟弟在尽可能小心翼翼地对待他,他隐约知道玄策在畏惧什么,然而他越是希望用爱去弥补这份隔阂,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会越大,玄策的内心就会离他更远.他只能看着那孩子封闭自己,却无能为力.玄策再也不会轻易对他说出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了,开始戒备他了.他们的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他们都明白,这是遗弃创伤.

 

 

II 强迫症

 

玄策不知何时戴上了那个属于他哥哥的木雕,明明那上面雕刻的是他自己.

 

学着他兄长的样子,玄策伸手抚过那块木雕,指尖划过每一处刻痕,俏皮的尾巴和生动的眉眼,无不被仔细地刻画描绘.那时候他的雕工还没有哥哥那么好,而且那个他刻的“哥哥”已经遗失在了他的旅途中,可能在遭遇那些马贼的时候就弄丢了,顺便他的心也一同丢在了那里.

 

百里玄策总是不安地抚摸着那块木雕,像是想要求得什么安慰似的,那上面的纹路逐渐淡去,像是要被磨平了的样子.他无数次地警告自己停下来,不能毁了这块木雕,然而他根本没法停止对于这块坠饰的磨损,无可抑制地,伸手触摸它冰凉的表面,回忆着百里守约雕刻它时候的专注表情,轻轻捏着木片的姿势,那把小刀比神的画笔还要奇妙.

 

他总是以为这样就能够穿越横亘在他与兄长面前时间的沟壑,像是与那人的手重叠在一起一样,紧紧相握.

 

他不知道,这是强迫症.

 

 

III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人格分裂)

 

“玄策又跑到哪里玩去了,该睡觉的时候还不回来.”

 

可能是去找阿铠他们玩去了,不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了吧.

 

他吹熄了照明,躺在床铺的左半边,为玄策留着那孩子喜欢睡的右半边位置,安静地闭上了眼.

 

百里玄策第二天发现自己好像从床上滚下来了,掉在了床铺左侧的地上,揉了揉酸痛的脖子,起身准备去找已经早起开始做早餐的哥哥.不过似乎今天起的特别早,大家都没有睡醒,看来今天玄策又是除了哥哥以外的第一名.

 

朝霞方染红一片白色天空,营帐中的鼾声戛然而止,队员们陆续走出帐子准备开始晨练,被厨房的香味吸引一个个不是直奔空地去训练,而是绕道走向厨房,面露震惊的神色向里面张望,他们本以为自己已经改掉了这个日常…

 

“木兰姐,今天早餐是白粥,你最喜欢的.”

 

玄策看着队长以一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扶住他的双肩,对他说“够了”,他眨了眨眼才回过神,放下手中的汤勺,意识到早上第一个起床做早餐这根本不是他的习惯.

 

“队长?”

 

“玄策…够了,停下吧.”

 

 

IV 妄想症

 

“大叔,跟我打赌你可不能出老千,不然我哥哥可是会帮我报仇的.”苏烈欲言又止的样子令玄策很是在意,“难道大叔你真的要出老千吗?!”

 

“不会,我可不跟小孩子来真的.”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别老是把我当成小鬼.”

 

百里玄策总觉得小队里的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那感觉比起曾经熟悉的,旁人看怪物的眼神来,更像是怜悯,他们到底在怜悯什么,玄策读不懂.

 

时间流逝不停,不过玄策还是和以往一样:“我有哥哥罩,这就是我任性的理由.”

 

直到队长摧毁了他小小的世界,努力维系的假象于顷刻间崩溃:

 

“玄策,醒醒吧…百里守约已经战死,一个月了.”

 

少年将手指抵在太阳穴,皱起眉努力回忆着什么:“是这样…吗?可是哥哥,会一直袒护我的…”

 

断片般的记忆没法组合成完整的故事,少年制造的假象在不断修复着,妄想着陪伴身旁的兄长,每日睡在身边,会温柔地抚摸他前发的兄长,他看见兄长好像就站在队长旁边,又好像不在那里,夜晚蜷起被子将自己裹紧,就像是依旧被兄长抱在怀中的感觉…

 

没有什么被改变了,是的,没有…

 

没有吧…?

 

 

V 虚构症

 

整个长城守卫军小队,唯独玄策不知道自己的精神早已病入膏肓.

 

他为自己制造的假象被剥离后,他却依旧不愿承认事实,似乎逃进了更深的自我欺瞒中.每天若无其事地生活着,依旧令人心疼地开朗着,像是被抹去所有不快那样.玄策的性格更加偏向百里守约了一些,他开始在意攀上营帐边的无名小花,体贴其他队员,学会下厨等等…

 

“哥哥他不是回去扫墓了嘛,连我的份一起,反正过两天就会回来了.”

 

心病难医,队伍中没人能帮得了这个孩子.

 

每天在说着那个守信的哥哥“过两天就会回来”,像是百里守约曾经说着“狼是再远也会归家的动物,他会回来”那样,坚定的眼神差点就令所有人信以为真.

 

有谁会傻等一个亡灵.

 

少年扭曲了自己的记忆,扭曲了自己的现实…至少这样,他还不至于崩溃.

 

可能多年后梦醒的那一天,会留下一句——

 

“哥哥,你等了我那么久,我用后半生等你,这很公平.”



+-------------


这不公平啊小傻子;w;好的这是约定的刀...来一口干x没事明后天刀了你约哥哥就公平了x

感谢大家的关怀和支持...没回复评论是因为在爆肝...肝透支;w;今天还有日更,我们晚上12点再见吧!我加油!

评论(9)
热度(110)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