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策约]-Restriction-[2]

*哨向梗,之后篇章中R15肯定有,中短篇的日更计划已启动!以后每天准点凌晨十二时更新w(热度高的话可能在后续中有R18)

*标题意为"制约",也可作"约束","束缚"之意.

+惯例ooc预警,以及一些对于哨向同人设定的补充和与王者荣耀背景的融合(不知道什么是哨向的直接问度娘就行了OwO)


上一章

 

 

 

“…人们千百年来畏惧着魔种,指望将他们屠杀殆尽,但是也有很多人期盼着人类能够与魔种共存,并且不断努力去实现他们的理想.魔种的血液能够流传下来,大概就是得益于很多人对我们的保护吧.”

 

“哥哥,然后呢?”

 

“然后睡前故事讲完了,玄策也睡着了.”

 

“哥哥,我还没睡着呢.”

 

玄策喜欢看他的哥哥面露窘色,两颊泛起的绯红比邻家姑娘的胭脂要清丽得多,昏暗摇曳的烛光之下更加妖冶.他的兄长支吾着,半哄半骗着催促他赶紧入睡,然而他嘈杂的世界从没有停止喧嚣,山林中虫鸣与野兽低吼的声音不断摧残着他过于灵敏的听觉.

 

“哥哥,唱首妈妈唱过的歌吧.”

 

他知道他的兄长几乎会满足他的所有要求,溺爱着纵容着他的一切.

 

他的兄长没有过多的犹豫,捏着玄策藏在被子下热乎乎的小手,微微低下脑袋,闭上双眸,学着母亲的样子,开始哼唱那首属于魔种们的童谣.古老而空灵的音节跳跃于兄长的舌尖,像是春雨溅落在地面泛起波纹,中和了那些躁动的声音,他们所在的草屋周围只剩下温柔的歌声,那是对于未来的祈愿,对于和平的向往,饱含着数千年魔种们的守望,立起一道隔绝外界杂音的屏障.

 

这时候,那个人只是玄策的哥哥,声音还显青涩,那个人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无知的向导与哨兵经常会做出一些令自己陷入危险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刚刚觉醒,而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人.比煦阳更加温暖的歌声直接在人心中回响,覆盖范围广到触及了距离这个山中村庄最近的哨点…事态变得严重了——

 

已经觉醒的未登录向导在挑战“塔”的权威.

 

玄策清楚地记得那天,他的哥哥被好几个人带走了,纵使他怎样努力抓住他哥哥的衣角,小跑着跟在后面,他温柔的哥哥连头也没有回.玄策这才发现,他的哥哥走路十分轻快,和幼小的他不同,他们去山中拾柴火的时候只是因为哥哥放慢了脚步,所以他一直能够走在哥哥的身边,甚至还能跑到他的前面朝他挥手.但是这次,那个人没有等待幼小的弟弟.

 

“我因为有守护家乡的才能所以必须去帮助更多的人…玄策,相信我,我会尽快回来找你,在这里哪里也不去,乖乖等我回来,好么?”

 

“好啊,你去吧,去保护大家…”

 

那么谁来守护我?

 

失去了屏障的夜晚十分难熬,更加难熬的是周围投向他的眼神,没有人再去站在他的身前,替他挡住那些人类望向魔种的,本能的厌恶.或许那是孩子眼中的好奇,或许那是成年人眼中的唾弃,或许那是妇人眼中的怜悯,那些目光交杂在一起,如细小的锐器凌迟他的身体,他才发现,那个能为他遮风挡雨的背影,消失在了被深色军服簇拥着的清晨.

 

“玄策,不要看,不要听.我在这里,我永远站在你这边.”这句话早已成为了回忆,沉入名为岁月的深潭,连影子都无处可寻.

 

想到这里,少年笑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方才分了心,赶忙学起紫色麻花辫的年轻人打理武器的模样.盘腿坐在训练场的石砖地面上,用绒布拂去自己飞镰上沾染的灰尘,红宝石般的眸子转了转,放下手中的杀器,凑到那个专心打理暗刃的年轻人身边: “师傅,你不讨厌魔种吗?”

 

“你是挺麻烦的.”

 

“你不就只有我一个学生嘛,前两天个人赛我还给你扳回一城诶,师傅你这样也太无情了!”

 

“我不是你师傅,没心思静坐就离我远点.”

 

少年开小差被抓了现行,有些不服气地朝盘坐的师傅吐了吐舌头,起身掸掉粘在屁股后面的灰,甩甩赤红色绒尾便拖着他的飞镰离开了.

 

玄策沿着他哥哥的足迹,亲自走入了那个曾经带走他哥哥的那座“塔”,即便没有达到标准年龄,过早觉醒的他拥有比别的哨兵更加优秀的血统和能力,破格准许提早进行训练.不同于其他训练兵的他,时常窝在资料室里,翻看那些属于“百里守约”的记录.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哥哥,没有登记自己真正的名字,而是登记了“守约”二字.

 

即便别的受训者因为他身为魔种而排挤他,故忌惮他,意刁难他,没有教员愿意接受他的身份,这里还有师傅,一个没有因为身份而与他产生隔阂的人,算是他唯一的安慰.跟着被大家所忌惮的,与他像是同类的师傅修习杀戮之道,直到用飞镰终结了那个总是惹怒他的人类哨兵,浴血重生.

 

他逐渐学会了用过于夸张的言行掩饰自己的空虚,只要享受胜利,享受杀戮,在殷红血雨中狂笑,就可以忘却阴霾,忘记那个他所熟悉的音节,忘记那个最温柔的名字,忘记“百里荀”.

 

受训中的哨兵们必须呆在塔中,因为塔的周围时刻受到白噪音的保护,不过被公认为“小疯子”的百里玄策喜欢在黄昏时刻到塔的最顶上去乘凉,到不如说是瞭望更加确切.他将自己的视觉调动到极致,看向那片黄沙,以及雄伟的长城,说不定“百里守约”就在城墙之上的某处,同样看着他的方向.

 

“你走之前,要是再多看我一眼就好了,哥哥.”




+--------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让我有动力日更...而且字数越来越多了x希望我能精心把这篇哨向写好!

评论真的非常暖心!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和小蓝手,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真的是我最大的动力!我会尽力做的更好!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112)
  1. ♡百里守约♡is watching youThor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uera del Mundo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