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策约]与你相融(下)

*因为字数太长于是不得不分成两半,我喜欢两兄弟啊,为他们,我有无数个肝x(←假的)

*自创梗(算是原创摘出):如果人们太过于想要了解对方/爱上对方,那么和对方精神之间的界限就会很模糊,简单来说就是容易在脑中出现对方的想法或者记忆之类的,容易失去自己的独立人格.

+惯例ooc预警


上篇



边塞没有什么令人难忘的美景,人们常梦回繁华的都市,想念那边的翠林绿川,而不是面对着一望无际的黄沙,在这里献上自己的青春.


不过在百里玄策回到了他哥哥的身边后,似乎有什么变得不太一样了,那个年轻魔种的身边总会有温和如春的感觉.那年轻人很懂得照顾别人,比以往更加贴心,会嘱咐前来送物资的军人们,捎来一些时令的鲜花,他会将它们装饰在一些显眼的地方.


更何况,这里不缺美食.


百里兄弟在进行了夜聊之后,于第二天感受到了睡眠不足的痛苦之处,不过两个人似乎关系更近了些,互相交谈的话也变多了.这对兄弟哈欠连天的样子,在这个没有多少人情味的地方也显得十分可爱.


他们终于在午后背靠着背睡着了,好心的队长为他们找来了毯子,盖在这兄弟二人的身上,竖起手指抵在唇边对着大声说话的苏烈,让他安静一些.


玄策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昨天晚上的梦境,那种被强烈的孤独和内疚攫住心脏的感觉并不好受,这种感觉像是要刻入他灵魂那般强烈,他似乎透过谁的眼睛,看向更远的地方,为了寻找被遗失的什么东西.


梦中的那个人,每日饭食难以下咽,每夜寝时难以入眠,还有不时伸手抚摸胸前挂饰的习惯.这种感觉,似乎比自己那时的恐惧更加难熬,无时无刻都在侵蚀着这个后悔的年轻魔种,这种感觉通过那个人的记忆渗入了玄策的脑中.


睁开眼的时候玄策发现自己枕在他哥哥的腿上,百里守约露出与他儿时记忆中无差的笑容:"醒了?"


这个人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痛苦的事情,依旧能这样笑出来呢?


玄策大概也明白了这个答案,和自己的答案是一样的.


"是啊,因为哥哥在,所以睡得很香."说罢还在百里守约的腿上蹭了蹭,伸出手摸了摸他哥哥胸前的挂饰,"原来你一直都戴着."


"当然了."


百里守约晚上做饭的时候,两个偷吃专业户也潜入了厨房,白发男人发现饭还没好便又悄悄离开了,红毛少年就跟在他哥哥的身后,他哥哥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


"玄策,别那么着急."


"我知道."


"我看到了,玄策的师傅,是个不错的人,帮我照顾了你."


"不是吧!这个都能看到?!"


"想要瞒我是不可能的哦."


"那哥哥你也别想瞒着我,小时候学做饭的时候,切菜经常不小心切到手,我还被你说那是去割草的时候划伤的说辞给骗了."


百里守约一时语塞,看着小家伙像是胜利了那样俏皮地向他眨眨眼,也便没有多说什么了.


两人似乎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与对方之间大概不会有什么秘密了.


"最近,玄策你小子好像学会关心人了."苏烈捧着酒杯在饭桌上随性的一句话带出了木兰队长的另一句:"百里守约也好像也比以往活泼了不少."


"这兄弟是越来越像了."


说的百里兄弟心中一惊,同时在心中默念:"好像影响到性格了...不过也没什么不好?"互相对视一眼,默契地低下头继续吃饭.


"木兰妹妹你看,我苏烈看人可准了,我就说他们很像吧."



+-------------


他们贼可爱!!!终于肝完了!在清晨6点整的时候!!!感谢大家的支持才能让我这么有动力,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小红心!!!

如果这个看的人多的话我就开始肝一点...类似于哨向这样的paro(x)来点社情福利xxx

评论(7)
热度(98)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