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

渣浪@韩暄Thorn_日常妄想系少年
封面特别鸣谢琅邪小天使(ノ゚▽゚)ノ

可以说是很低产的破码字的,希望每篇都能够做到精良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非常感谢认真阅读的您

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正在住院中.
创作态度与热情逐渐被消磨了...希望自己能回到原本的状态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

原创杂文请走@少年T的风格崩坏

-Letters-


不知是谁开始的游戏,初夏的学园变得有些躁动不安.

*Day One
第1人-柊筱娅

这并不是一次多美好的回忆,高中生活并没有所谓“玫瑰色”一样斑斓的时光.就像很多烂俗的少女漫画的伊始------他们撞在了一起.

女主角的手中不是刚买的早餐包,而男主角也没有提着棕色的书包.男主角提着一桶拖地结束后剩余的污水,而女主角手中的是沾满粉灰的黑板擦.

学校的大扫除总是如此混乱.

无辜的板擦被深灰色的水染成某种难以描绘的颜色,灰色的校服被晕湿后显出少女并不怎么耐看的身材.淡紫色及肩的长发甚是被染上了灰色,似是一副被污染了的淡雅画作,她从裙袋中拿出白色的手绢,仅将脸上的污水擦去.浅紫色的眸子映着午后的艳阳,变得愈发接近于透明,注视着那个愣在一旁的少年.

“啊哈,你绝对是故意的.百夜优一郎同学,要看就直说嘛?”

看着那人有些慌张的神情,逆着光捡起地上的水桶仓皇离去的背影,少女忽然觉得那个少年确实有点捉弄的价值,不如来玩一个更有趣的游戏好了.

“学校里的某位同学觉得他的高中生活不够浪漫,我们该不该为这样可怜的同学做些什么呢?

不如玩一个游戏好了,一人给那个白痴优一封信怎样,绝对会超有趣的...还有,一濑老师和费里德老师,偷听学生的悄悄话可不好哦?”

坐在窗边听见这番话的某个少年仅是看着窗外的某个身影,并没有参加游戏的意思.

*Day Two
第2人-早乙女与一

淡灰色的校服沾满了地面的灰尘,那人的脸上因为与地面的碰擦而被划开了几道,那人朝棕发少年伸手比出V的手势,笑眼微微眯起,却因为牵动了脸上的伤而小声说着“好痛好痛”.

“对不起,优君总是为了我...”

“是那些人不对!”

这两个人关系好起来大概是因为一次十分奇怪的契机,具体是什么,棕发少年大概也记不清了.他只能记得无数次从高年级的人手中拯救自己的这个少年,伸出手比一个V的手势朝他露出有些嚣张的笑容.

“成功地把优君约到天台上...然后把信给他,然后...我会试试的.”

接受了某个淡紫色恶作剧少女的建议,少年坐在天台的一角,捏着自己的衣角,注视着通向天台唯一的一扇门.

随后在那个黑发少年推开门的一刹那,飞奔过去将信塞在他的手中便沿着楼梯跑了下去.

“搞什么啊?”

黑发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打开信封...却发现里面只有一张没有写上任何字的纸.

“这是在逗我吗?白痴与一.”

*
第3人-君月土方

“喂电线杆,不要挡路啊.”

“喂小不点,你才不要挡路.”

理所当然地演变成一次打架并被捉去了政教处主任的办公室.白发的主任摆着有些恶心地笑容看着两位正值青春热血之时的年轻人,他们不约而同地指向对方:

“是他先动的手!”

两个人在政教处主任的面前,总是一起接受惩罚,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不是端茶倒水就是打扫办公室,一切都和那个有着喝下午茶这种怪癖的外籍政教处主任每日的下午茶一般,成为日常中的一部分.

扫帚和地面摩擦的声响与瓷杯和茶盘碰撞的声音...

“这就是青春呐~”

“费里德老师请闭嘴.”

总之,眼镜学霸对这个矮个子的学渣没有什么好印象.

“对了,这个给你.”

“你竟然会给我东西,不是暗器什么的吧!?”

“你最近漫画看多,脑子进水了吗!?”

很不巧,黑发少年又收到了一张白纸.他对着阳光,拿起主任桌上的放大镜,从各个方向看了一遍,最终确认这纸上并没有诋毁他的话语,甚至一个字都没有的时候...对着那个已经离开的少年的背影抱怨了一句.

“你们...联合起来逗我呐?”

却也小心地把纸折叠好,和另一张纸一起塞进了口袋中.

*
第4人-三宫三叶

黄色的双马尾不大会与别人相处,她恶劣却也不恶劣的态度让她拥有了一些同样个性奇怪的朋友.

起初,听到这个奇怪的游戏,她是拒绝参加的.午休的时候却也动笔开始写了.少女想着:我不是想写只是因为大家都参加了,自己不参加会显得很突兀所以才开始写这封信了.

她的字意外得漂亮,瘦骨中带了些刚强,有些地方却也柔软.似乎是一直苛刻要求着自己在练习着的样子.没有看到趴在门边窃笑的淡紫色少女,她仅注视着自己的笔下,安静地写着.

写完后随手用信封包起,签上三宫三叶便将它塞进了少年的书包里.

“啊啦,写都写了,这样不亲手交给他好吗?”

“筱娅你竟然偷看,你给我站住!”

“啊哈哈.”

*
第5人-一濑红莲

“优,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啊,不会是什么都没写的信吧?”

接收到男人有些怪异且类似于同情的眼神,少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同伴们捉弄了.

这个人是收养了那个少年的名义上的“父亲”,少年却从未如此称呼他.他们之间可能会有说不尽的故事,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少年的父亲是个工作态度不那么认真的班主任,却能带出最好的班级,这也不是重点.

那个男人,很少会给自己的“儿子”礼物.

心情复杂的少年接过信封...

“我在里面写了你以前几月几号犯了什么傻事,例如我出个差能在家里'哭'湿了床单,然后狡辩自己睡不着不是要抱抱...那个尿床精到现在还是这么蠢啊.”

“红莲你这笨蛋!”

办公室门被大力甩上的声音以及男人的笑声在夕阳下显得有些可爱.

*
“啊,优君~把那些信淋湿试试?”

“费里德!?你怎么知道这些人在捉弄我的?”

“啊~?主任我什么都不知道哦~”

*
第6人-百夜米迦尔

优一郎少年有一个奇怪的习惯,他放学后总会去邻居家写作业.

班主任的下班时间总是很晚,即使那个男人作为班主任一副什么也没做的样子.没人给他做晚饭,他只能去那个与他一同长大的邻居那里吃一顿晚饭.不得不说,他的的竹马手艺非常了得,大概是因为家里的监护人也是一名教师的缘故,他的竹马只得自力更生.

你问优一郎?抱歉他还没学会做饭.

金发少年静静地看着黑发的那个狼吞虎咽,含着饭朝他抱怨今天不仅同学连老师都捉弄他,没有字的信和各种奇怪的送信方式.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会被呛着的.”

“咳咳...米迦你有乌鸦嘴吗!?”

金发少年不以为然地笑笑,帮那个被呛到的倒霉家伙倒了杯水,眯起海蓝宝石般的双眸,笑黑发少年的笨拙.

“说是什么沾点水就可以看到...到底写了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要不要现在就看看?”

黑发的少年将要点头的一刻却摇了摇头,小心地瞟了一眼旁边的金发少年.

“我一会儿写完作业回去再看好了.”

没有看到两枚宝石间骤然黯淡的某种情绪,金发少年将藏在身后的纸握成一团,在少年合上作业提起书包,并走出大门的时候,奋力地掷入了废纸箱.



+-----------


脑补的可爱学院小日常哈哈哈,依旧是存货,2016.5.30的了,当时集中产了不少粮,优厨今天依然健在!等我筹备结束就把最近写了大纲的东西写出来.

评论(3)
热度(28)

© Thorn | Powered by LOFTER